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儿童呼吸道合胞病毒流行规律变了?

归去来兮 2024-6-12 02:52 PM 201人围观 医学


作者 | 丁磊

单位 | 苏州市吴江区儿童医院/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吴江院区




前   言


急性下呼吸道感染是全球5岁以下儿童死亡的主要病因,其中由呼吸道合胞病毒(RSV)导致的ALRI是最常见病原体[1-2]。最新研究表明在2019年全球0~60月龄儿童中,有3300万例RSV相关ALRI,其中360万例RSV相关ALRI导致住院。0~60个月大的儿童中,每50例死亡中就有1例,28天至6个月大的儿童中,每28例中就有1例死亡可归因于RSV感染[3]


RSV感染给社会带来了巨大的经济负担及预防挑战,目前仍缺乏有特异性的药物和疫苗,其治疗仍以对症治疗为主。RSV感染在中国流行的高峰主要集中在春冬两季,但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许多国家经历了延迟的RSV峰值月份,导致RSV非季节性暴发和高住院率[4-5]


案例经过


为了解本区域COVID-19大流行期间RSV流行特点,我们通过对2021~2023年间本实验室11847例患儿RSV抗原检测结果进行统计分析,结果显示:


1、RSV在2023年出现了延迟暴发的情况,这与苏州地区往年呼吸道合胞病毒在秋冬季节高发的规律不符。详图1


图1 2021~2023年苏州市吴江区儿童医院RSV感染流行情况


2、在不同年龄段分组中,0~12月组的婴儿RSV抗原阳性率最高为11.99%,随着年龄的增加,儿童RSV抗原阳性率减低。各年龄组患儿RSV阳性率与≥6岁组RSV阳性率相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1)。详见图2。


图2   2021~2023年苏州市吴江区儿童医院RSV阳性率与年龄的关系


3、各年龄段患儿呼吸道合胞病毒阳性比例显示,0~12月患儿占比35.99%,2岁以下患儿占比73.97%。详见图3。


图3 2021~2023年苏州市吴江区儿童医院RSV患儿各年龄段比例


4、不同年份中,男性与女性患儿阳性率相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详见表1。


表1   2021~2023年苏州市吴江区儿童医院RSV患儿阳性率与性别的关系


案例分析


根据地理位置不同,RSV感染具有传统的季节性流行特点,各地区发病高峰和低谷时间不同。一些高收入国家已经将RSV监测纳入其常规流感监测,了解当地RSV季节性流行规律有助于临床制定合理的RSV干预策略,节省医疗成本并实现最大效益[6]


本实验室统计显示2021年10月~2022年2月为RSV高发月份,平均阳性率为13.38%,呈现秋冬季节高发期特点。但次年同期未出现RSV流行,在2023年4月RSV阳性率最高为26.00%,RSV感染出现了延迟暴发的情况,这与苏州地区往年呼吸道合胞病毒在秋冬季节高发的规律不符[7-8]


我们推测可能是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戴口罩、学校停课、拒绝人群聚集等非药物措施和2022年12月中国对新冠的放开政策导致大多数儿童集中感染COVID-19的原因造成的,这些举措干扰了RSV的常规传播规律,造成了许多儿童没有建立RSV免疫力,特别是在大流行期间出生的儿童。


RSV的非季节性流行和延迟暴发,对临床诊疗工作是一项非常严峻的挑战。因此,未来一段时间内,我们应该密切关注RSV在临床中的感染情况并做好应急措施,特别是小于2岁的幼龄患儿,避免患儿发生重症及死亡。


总    结


目前,全球RSV疫苗正在加急研发和临床实验中,国内尚无安全有效的RSV疫苗[9]。本研究旨在了解本地区RSV的流行规律,为儿童RSV的预防及临床治疗提供依据,减少RSV感染给社会带来的经济负担。希望后期有更多的医院加入或国家层面指导RSV感染流行监测,以达到更好的干预措施及为国内RSV疫苗提供相应基础数据。


专家点评

(朱宏 苏州市吴江区儿童医院检验科主任 主任技师)


“免疫债”是一个解释新冠大流行期间及之后出现的某些流行病学现象的概念,在新冠大流行期间人们由于采取了预防新冠的措施(如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导致人们减少了接触常见病毒和细菌的机会,从而缺乏免疫刺激,使得群体免疫力下降,易感人群增加的现象。本实验室统计显示2023年4月~2023年5月儿童呼吸道合胞病毒出现了超预期流行,部分偿还了所谓的“免疫债”,这与其他呼吸道传染病的高发一样被认为是“免疫债”的偿还过程,但其确切影响和长期后果仍需进一步观察和研究。





参考文献

[1]Causes of severe pneumonia requiring hospital admission in children without HIV infection from Africa and Asia: the PERCH multi-country case-control study[J]. Lancet, 2019,394(10200):757-779.

[2]Lancet Respir Med 2021 Feb;9(2):175-185. doi: 10.1016/S2213-2600(20)30322-2. Epub 2020 Sep 21.National burden estimates of hospitalisations for acute lower respiratory infections due to respiratory syncytial virus in young children in 2019 among 58 countries: a modelling study

[3] Li Y, Wang X, Blau DM, et al. Global, regional, and national disease burden estimates of acute lower respiratory infections due to respiratory syncytial virus in children younger than 5 years in 2019: a systematic analysis[J]. Lancet, 2022,399(10340):2047-2064.

[4] Bozzola E, Barni S, Villani A. Respiratory Syncytial Virus Pediatric Hospitalization in the COVID-19 Era[J]. Int J Environ Res Public Health, 2022,19(23).

[5] Chuang YC, Lin KP, Wang LA, et al. The Impact of the COVID-19 Pandemic on Respiratory Syncytial Virus Infection: A Narrative Review[J]. Infect Drug Resist, 2023, 16:661-675.

[6] Chadha M, Hirve S, Bancej C, et al. Human respiratory syncytial virus and influenza seasonality patterns-Early findings from the WHO global respiratory syncytial virus surveillance[J]. Influenza Other Respir Viruses, 2020,14(6):638-646.

[7]陈嘉韡,顾文婧,张新星,等.2013年至2015年苏州地区下呼吸道合胞病毒与鼻病毒感染婴儿的临床特征比较[J].中华实用儿科临床杂志,2017,32(16):1239-1243.

[8]Lu L, Yan Y, Yang B, et al. Epidemiological and clinical profiles of respiratory syncytial virus infection in hospitalized neonates in Suzhou, China[J]. BMC Infect Dis, 2015,15:431.

[9] Mazur NI, Terstappen J, Baral R, et al. Respiratory syncytial virus prevention within reach: the vaccine and monoclonal antibody landscape[J]. Lancet Infect Dis, 2023,23(1):e2-e21.





END


说明:本文为原创投稿,不代表检验医学新媒体观点。转载时请注明来源及原创作者姓名和单位。

来源: 检验医学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