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G实验、GM实验联合炎症指标引领检测真菌细菌诊断新风向

归去来兮 2021-3-26 110人围观 技术



当前,随着医疗诊断技术的不断升级,感染性疾病这一棘手的临床治疗难题逐渐被正视。感染是临床上的常见病和多发病,可发生于人体任一部位,可能会导致患者多个器官的炎症和并发症如肺炎、脓毒症等,严重的感染甚至会危及生命。检测感染相关生物标志物可辅助诊断感染性疾病,并在指导抗生素的使用和判断患者的预后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许多研究表明,BDG、GM、PCT、CRP、IL⁃6等多生物学指标的联合检测在早期鉴别诊断真菌及细菌血流感染中有重要的临床价值[1]。


了解了这些,文献中提到的几种试验指标分别是什么呢?生物标志物对鉴别诊断又有什么临床意义呢?让我们一起了解一下吧!


 

感染性疾病由于其症状、体征及影像学表现往往不具备特异性,且某些非感染性疾病也有一些酷似感染的临床表现,在感染性疾病的诊断中极易发生误诊。把感染相关生物标志物的检测作为辅助诊断措施对鉴别诊断具有重要的参考意义[2]。除感染性疾病的诊断外,某些生物标志物对判定患者的预后与确定抗感染疗程也有较大帮助,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区别引起感染的致病原( 细菌、真菌、结核、病毒)。


感染相关生物标志物临床意义


G试验,GM试验是临床上常见的真菌检测手段,检测方法成熟,特异性、灵敏度高,针对其检测标志物(1,3)⁃β⁃D 葡聚糖和曲霉菌半乳甘露聚糖的检测方法已成为CLSI M100、《血液病/恶性肿瘤患者侵袭性真菌病的诊断标准与治疗原则》(第六次修订版)等众多共识指南中的推荐检测方法。


PCT、CRP 和 IL⁃6 是目前临床常用的针对全身性炎症反应的指标,其中 PCT 和 CRP 在美国胸科医师协会和美国危重病学会(ACCP/SCCM)推荐的诊断标准及2001 年国际脓毒症定义会议关于脓毒症的标准中被列为诊断要素[3]。


1.(1,3)⁃β⁃D 葡聚糖(BDG):BDG广泛存在于真菌细胞壁中,当真菌感染人体血液或深部组织时,在吞噬细胞的吞噬、消化作用下,BDG从胞壁中释放出来, 从而使其在血液及其他体液中的含量增高。BDG 是早期诊断侵袭性真菌感染有效生物标志物,研究表明血清中 BDG 水平高于正常值早于临床症状及微生物学证据[4]。


2.曲霉菌半乳甘露聚糖(GM):GM 主要存在于曲霉和青霉细胞壁中,对于深部曲霉感染的患者,血清GM 试验结果增高可比影像学证据提前出现[4]。GM 试验的动态监测可以作为重症感染患者抗曲霉菌治疗效果和预后评估的有效手段。


3.降钙素原(PCT)PCT是一种蛋白质,当严重细菌、真菌、寄生虫感染以及脓毒症和多脏器功能衰竭时它在血浆中的水平升高。自身免疫、过敏和病毒感染时PCT不会升高。PCT反映了全身炎症反应的活跃程度。影响PCT水平的因素包括被感染器官的大小和类型、细菌的种类、炎症的程度和免疫反应的状况。另外,PCT只是在少数患者的大型外科术后1~4d可以测到[3]。


4.C-反应蛋白(CRP):CRP 是一种传统的感染生物标志物,其血清水平与感染和炎症反应密切相关,在反映炎症时不受抗炎和免疫制剂的影响。IL⁃6 是固有免疫系统对损伤和感染最初反应所表达的重要细胞因子,可促进肝脏产生 CRP,用来辅助急性感染的早期诊断,二者在感染类型的鉴别中特异性较PCT 差[4]。


5.白细胞介素-6(IL-6):IL-6是活化的T细胞和成纤维细胞产生的淋巴因子。能使B细胞前体成为产生抗体的细胞;和集落刺激因子协同,能促进原始骨髓源细胞的生长和分化,增强自然杀伤细胞的裂解功能,在在免疫细胞的成熟、活化、增殖和免疫调节等一系列过程中均发挥重要作用,此外它们还参与机体的多种生理及病理反应。



G试验适用于泛真菌感染的检测,GM试验是临床上主要的曲霉菌检测手段。PCT 、CRP 、IL-6 联合应用可以快速准确地为临床提供脓毒症早期诊断的依据,有文献报道了 PCT 在细菌血流感染早期诊断以及鉴别不同菌种引起的血流感染中有一定的临床应用价值[3]。相关研究显示 PCT 等脓毒症标志物以及 BDG 检测可以帮助临床医生早期诊断或排除深部真菌感染[5],便于临床医生对侵袭性真菌感染的判定与评估。


在临床诊断中,多项指标联合检测可有效提高真菌及细菌感染的灵敏度,特异性,阴、阳性预测值等重要指标。


2020年1月,郭景景等[4]发表文献肯定了( 1,3) -β-D 葡聚糖、 半乳甘露聚糖联合降钙素原检测对侵袭性真菌感染的诊断价值,该研究回顾性纳入具有高危IFI 因素的住院患者 447例,对患者血清中 BDG、 GM 和 PCT 的含量进行检测,评价三者联合检测对 IFI 的早期诊断价值。

研究各项指标结果如图所示。G、GM、PCT三者联合检测的敏感性为 94. 12% 、 阴性预测值为 98. 81% 、Youden 指数为 0. 57。三者联合检测的敏感性均高于 G试验、 GM 试验、 PCT 单独检测及 G / GM 联合试验,特异性低于各项检测,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 值均 < 0. 05) 。G、GM、PCT三者联合检测可显著提高 IFI 检出的敏感性. 并且对 IFI 的诊断排除有很大的价值,从而降低假阳性率和假阴性率,为 IFI 的早期诊断提供一定的依据。


2021年1月,苗强等[1]在文章中指出PCT、CRP、IL⁃6、BDG 水平可作为鉴别真菌与细菌血流感染的参考指标,且 PCT 和 BDG 的鉴别诊断价值更高[1]。四项指标联合检测在早期鉴别诊断真菌与细菌血流感染中有重要的临床价值。

文献纳入高危IFI 因素的住院患者 124例,比较细菌与真菌感染患者PCT、CRP、IL⁃6、BDG和GM试验各指标的水平,并采用受试者工作曲线(ROC)评价各指标单独及联合检测对真菌血流感染诊断的价值。


真菌组患者血清 PCT、CRP 和 IL⁃6 的水平明显低于细菌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均P < 0.001)。真菌组BDG的水平明显高于细菌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 < 0.001)[1],对患者进行多项指标联合检测对早期区分真菌及细菌血流感染有一定的临床意义。



各指标单独及联合检测鉴别真菌性血流感染的ROC曲线显示PCT、CRP、IL-6及BDG的 ROC 曲线下面积 AUC 分别为 0.859、0.718、0.800和 0.843,对辅助诊断真菌血流感染均有一定价值(P < 0.05)。值得注意的是,四项指标联合的 AUC 高于单一检测,且灵敏度、特异性、阴、阳性预测值均提高,表明 PCT 等炎性指标联合 BDG 检测在早期鉴别诊断真菌与细菌血流感染中有一定临床价值[1]。


此外,姜月红等[6]指出血浆中(1,3)-β-D 葡聚糖、CRP 百分比可反映是否存在真菌感染,而血浆(1,3)-β-D 葡聚糖水平可反映血流感染的严重情况,PCT 水平可以初步推断是否为非白色念珠菌感染或白色念珠菌感染。


需要指出的是,没有任何一个生物标志物是绝对敏感又绝对特异的,不能单凭某个生物标志物的改变来诊断疾病,只有结合、参照患者的临床表现与其他实验室检查结果,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2]。


全面的真菌细菌检测方案,让实验更加精准、高效。可以实现(1,3)⁃β⁃D 葡聚糖及革兰阴性菌脂多糖项目的全自动检测,预期将搭建涵盖多项生物学标志物的全自动智能检测平台,完美实现多项指标联合检测,为真菌及细菌检测事业智时代的到来打下坚实基础。


参考文献:

[1]苗强,徐晓华,魏彬,白杨娟,张君龙,蔡蓓,牛倩.炎性指标联合(1,3)-β-D葡聚糖检测在早期鉴别诊断真菌与细菌血流感染中的价值[J].实用医学杂志,2021,37(01):96-100.

[2]刘又宁,解立新.感染相关生物标志物临床意义解读专家共识[J].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2017,40(04):243-257.

[3]朱美英,曹鄂洪.降钙素原的检测和应用——《感染相关生物标志物临床意义解读专家共识》解读[J].上海医药,2018,39(01):14-18.

[4]郭景景,李钦峰,吴海华,丁宸,史芳宇.(1,3)-β-D葡聚糖、半乳甘露聚糖联合降钙素原检测对侵袭性真菌感染的诊断价值[J].国际免疫学杂志,2020(01):31-32-33-34-35-36.

[5]MAERTENS J,THEUNISSEN K,VERBEKEN E,et al. Pro⁃spective clinical evaluation of lower cut ⁃ offs for galactomannan detection in adult neutropenic cancer patients and haematologi⁃cal stem cell transplant recipients[J]. Br J Haematol,2004,126(6):852⁃860.

[6]姜月红,李晓林,孙健,闫莉,王彤,尤玉红,金薇,王锋,张超.血浆(1,3)-β-D葡聚糖及C-反应蛋白对真菌性血流感染的评价作用[J].中国医药科学,2019,9(03):9-12.


 本文编辑:乐乐高

来自: 检验之声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