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不同性别青年人尿酸水平与体质量指数的相关性研究

归去来兮 2021-3-15 132人围观 杂谈


不同性别青年人尿酸水平与体质量指数的相关性研究


蒋明凤,普娅坤,巴雪娇,周涛

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检验科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生活方式的改变,我国高尿酸血症(HUA)患病率明显升高[1],且具有年轻化趋势[2-3]。有研究表明,HUA患病率与体质量指数(BMI)、高血脂、高血压等密切相关[4-5]我国肥胖率呈上升趋势,尤其是18~44岁人群尤其明显,预计到2025年,女性肥胖率将超过21%,男性将超过18%[6]

有研究显示,超重和肥胖为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等多种慢性疾病的危险因素[7]。本研究通过收集年龄为18~44岁1223例青年体检人群的临床数据,评估尿酸(UA)水平与BMI及其相关临床指标的关系。


0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2019年1-11月本院年龄为18~44岁健康体检者1223例作为研究对象,其中男607例,女616例。根据最新WHO年龄分组,青年标准为18~44岁。按照中国成人BMI参考标准分为偏瘦组:BMI<18.5kg/m2;正常组:18.5kg/m2<BMI≤ 24.0kg/m2;超重组:24.0kg/m2<BMI≤28.0kg/m2;肥胖组:BMI >28.0kg/m2


男性UA>420μmol/L、女性UA>360μmol/L定义为HUA[8],按照UA水平分为高尿酸组和血尿酸正常(NUA)组。排除标准:排除资料不全、严重心血管疾病、严重肝肾功能不全、恶性肿瘤及白血病等。


1.2 方法

收集体检者性别、年龄、身高、体质量、病史等。BMI=体质量/身高平方(kg/m2)。体检者至少禁食8h后采集静脉血3~5mL,检测UA、空腹血糖(FBG)、肌酐(Cr)、尿素(Urea)、三酰甘油(TG)、总胆固醇(TC)、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HDL-C)、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丙氨酸氨基转移酶(ALT)、天门冬氨酸氨基转移酶(AST)水平。所有标本均于2h内检测完毕。


1.3 仪器与试剂

雅培C1600全自动生化分析仪及配套试剂,配套校准品,室内质控品购自美国伯乐公司。

1.4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21.0统计软件进行数据分析处理。符合正态分布或近似正态分布的计量资料以x±s表示,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非正态分布的计量资料以M(P25~P75)表示,组间比较用Mann-Whitney U检验;计数资料以例数或百分率表示,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采用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HUA的危险因素。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02
结果


2.1不同性别和不同BMI分组中HUA患病率比较

在1223例体检者中,HUA患病率为37.37%(457/1223),其中男性HUA患病率为55.85%(339/607),女性HUA患病率为19.16%(118/616),男女性HUA患病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12.23,P<0.05)。随着BMI增大,UA水平也逐渐增加(r=0.41)。


偏瘦组、正常组、超重组和肥胖组HUA患病率分别为22.81%、27.90%、53.91%、59.41%,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97.01,P<0.05),肥胖组和超重组与正常组、偏瘦组UA水平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肥胖组与超重组UA水平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图1。

 


2.2不同性别高尿酸组与NUA组临床资料比较

男、女性高尿酸组BMI、ALT、TG、脂肪肝患病率均高于NUA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男性高尿酸组AST、Cr均高于NUA组,HDL-C低于NUA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年龄、Urea、FBG、TC、LDL-C在男性和女性高尿酸组和NUA组间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3不同性别和不同BMI分组中HUA相关危险因素的Logistic回归分析

以HUA为因变量(HUA=1,NUA=2),BMI分组、年龄、ALT、AST、Urea、Cr、FBG、TC、TG、HBL-C、LDL-C、脂肪肝为自变量进行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结果显示,男性青年中,Cr(OR=1.01)、TG(OR=1.23)、FBG(OR=0.75)水平升高为HUA的独立危险因素;青年女性中,相对于偏瘦组,正常组、超重组和肥胖组的OR分别为0.20、0.23、0.54。由此可见,BMI增长为女性HUA的危险因素,见表2。

 

不同BMI分组的HUA相关危险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中,男性是偏瘦组HUA的危险因素;Cr、TG、男性是正常组HUA的危险因素;FBG、TG、男性是超重组HUA的危险因素;ALT是肥胖组HUA的危险因素,见表3。 


03
讨论


UA是嘌呤的代谢产物,其生成增加或排泄减少均可引起UA代谢紊乱,从而导致HUA发生。尿酸盐的结晶沉积可通过介导炎症介质的产生诱导炎性反应导致细胞损伤,从而成为多种疾病的生化基础[9]。HUA不仅可导致痛风,有研究表明,它与肥胖、代谢综合征、肾功能不全等多种疾病的发生和发展密切相关[9]


肥胖对慢性疾病有不利影响,可导致高血压、血脂异常、2型糖尿病、HUA和慢性肾脏疾病的风险增加[8]。本研究结果显示,青年男性HUA患病率高于青年女性,这与施秋兰等[10]的研究结果一致,可能与女性雌激素高于男性,而雌激素有促进UA排泄的机制相关,导致男性HUA患病率高于女性[11]

此外,在不同BMI分组中,HUA相关危险因素分析显示,男性在不同BMI分组中均为HUA的危险因素,可能与男性喜爱饮酒等不良生活饮食习惯相关[12],FBG、TG、男性为超重组HUA的危险因素。UA水平随着BMI的增长而升高,这与其他研究结论一致[13],可能与BMI升高引起胰岛素分泌增加,而高胰岛素血症可抑制肾脏对UA的排泄,从而导致HUA有关[14]


综上所述,青年人群中UA水平与BMI、ALT、TG等临床指标之间关系密切。本研究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男、女性HUA组中BMI、ALT、TG、脂肪肝患病率均高于NUA组,考虑与TG抑制UA排泄导致HUA相关。UA水平升高,可引起脂蛋白酶代谢下降,影响脂质代谢、BMI改变,从而形成循环影响[15]


此外,男性和女性HUA的独立危险因素各有侧重,TG为男性青年HUA发生的重要危险因素,而在青年女性HUA危险因素中BMI显得极为重要。目前,针对UA及BMI对老年人相关代谢疾病的影响研究较多,而针对青年人群的研究较少。因此,在不同性别青年HUA人群中有针对性地采取相关预防措施,可大大减少青年人HUA的患病率,为降低未来青年人群相关代谢性疾病发生的风险有重要作用。



参考文献:

[1] WU J,QIU L,CHENG X Q,et al.Hyperuricemia and clustering of cardiovascular risk factors in the Chinese adult population[J].Sci Rep,2017,7(1):5456.

[2] 哈提拉·京斯汗,张明琛,努尔比亚·米尔扎木.乌鲁木齐市体检人群高尿酸血症患病状况及影响因素研究[J]. 中国医药,2020,15(2):251-254.

[3] LU J,SUN W,CUI L,et al.A cross-sectional study on uric acid levels among Chinese adolescents[J].Pediatr Nephrol,2020,35(3):441-446.

[4] TIAN S,LIU Y,XU Y,et al.Does obesity modify the ep idemiological association between hyperuricemia and the prevalence of hypertension among northern Chinese community-dwelling people? A Chinese population-based study[J].BMJ Open,2019,9(11):e031803.

[5] NI Q,LU X,CHEN C,et al.Risk factors for the development of hyperuricemia:a STROBE-compliant cross-sectional and longitudinal study[J].Medicine,2019,98(42): e17597.

[6] BOEING H.Obesity and cancer-the update 2013[J]. Best Pract Res Clin Endocrinol Metab,2013,27(2):219- 227.

[7] OGURI M,FUJIMAKI T,HORIBE H,et al.Obesity-related changes in clinical parameters and conditions in a longitudinal population-based epidemiological study[J]. Obes Res Clin Pract,2017,11(3):299-314.

[8] 朱亮,吴华香.《中国高尿酸血症相关疾病诊疗多学科专家共识》解读[J].中华医学信息导报,2017,32(11):22.

[9] BESLON V,MOREAU P,MARUANI A,et al.Effects of discontinuation of urate-lowering therapy:asystematic review[J].J GenIntern Med,2018,33(3):358-366.

[10] 施秋兰,易珂,李宗贵,等.成都地区高尿酸血症年青化趋势分析[J].中国预防医学杂志,2015,16(6):458-462.

[11] 卢彦敏,王霞,付正菊,等.雌激素与人尿酸盐转运子(hUAT)基因表达相关性研究[J].重庆医学,2010,39 (20):2739-2740.

[12] CHOIH K,MCCORMICK N,LU N,et al.Population impact attributable to modifiable risk factors for hyperuricemia[J].Arthritis Rheumatol,2020,72(1):157-165.

[13] DUAN Y,LIANG W,ZHU L,et al.Association between serum uric acid levels and obesity among university students(China)[J].Nutr Hosp,2015,31(6):2407- 2411.

[14] WU A H,GLADDENJ D,AHMED M,et al.Relation of serum uric acid to cardiovascular disease[J].Int J Cardiol,2016,213(11):4-7.

[15] 李剑,卢艳慧,邵迎红,等.老年人群血尿酸水平与代谢综合征各组分的研究[J].中华老年心脑血管病杂志,2008, 10(6):425-427.



来自: 检验医学与临床 公众号 | 作者:检验医学与临床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