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第二缕曙光:回顾人类再次治愈艾滋病始末

归去来兮 2021-1-19 81人围观 杂谈


2020年3月10日,《柳叶刀》杂志发表的一篇文章确认,40岁的“伦敦病人”亚当·卡斯蒂列霍(Adam Castillejo)为世界上第二例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消息一出,便引发了全球的关注和热议,因为自从2007年发现首例艾滋病治愈者以来,经过十三年的漫长等待,奇迹终于再次出现。


“伦敦病人”亚当·卡斯蒂列霍


实际上,早在2019年3月5日,CNN便报道了这位同时被艾滋病和霍奇金淋巴瘤缠身的“伦敦病人”在接受干细胞移植治疗3年后,血液中没有检测到艾滋病病毒,可能已被治愈的新闻。又经过了整整一年的观察及对全身的检测,这位幸运的病人终于被确认为治愈者。


“伦敦病人”的治愈,最大的意义就是再次验证了第一例治愈者——“柏林病人”的治疗方法。2007年,蒂莫西·雷·布朗(Timothy Ray Brown)在同时身患艾滋病与白血病的情况下,于德国柏林通过两次骨髓干细胞移植治疗重获健康,成为首位艾滋病治愈者。而此次确认的第二例治愈者,也是通过相同的方法得以痊愈的。


第一位艾滋病治愈患者:“柏林病人”蒂莫西·雷·布朗,他已于去年9月因白血病复发离世


不过,这些成功治愈艾滋病的骨髓干细胞非比寻常:它们本身都具有CCR5 delta 32基因突变,这种特性使它们的主人获得了免疫HIV感染的“天赋”。我们知道,艾滋病由艾滋病病毒(HIV)引起,主流的HIV是HIV-1型病毒。它的主要攻击目标就是人体免疫系统中最重要的CD4T淋巴细胞,以此使患者丧失免疫功能,最终危及生命。


1996年,我国科学家邓宏魁教授首次发现了CCR5蛋白,并证实CCR5是HIV-1病毒入侵细胞的主要辅助受体之一。在HIV-1入侵淋巴细胞的过程中,其需要与细胞表面的CCR5通道结合。而CCR5 delta 32基因突变导致的CCR5蛋白结构异常能够阻止HIV进入淋巴细胞,使其无法感染人体。


HIV-1与CCR5结合,入侵淋巴细胞


在仅有两例治愈案例中,骨髓干细胞的捐献者自身都具有这种突变,因此患者在接受移植后体内新产生的淋巴细胞也都具有了CCR5蛋白结构异常,从而令HIV无法在体内继续生存,最终成功治愈了艾滋病。


既然有了两次成功案例,是否意味着人类已经找到了消灭艾滋病的妙方呢?很遗憾,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这是因为通过移植具有CCR5突变的骨髓干细胞治愈艾滋病的方法有着极高的风险,在进行骨髓移植手术前,需要先使用化疗杀死全身的癌细胞和被HIV感染的淋巴细胞,严重感染、肿瘤复发、排斥反应等并发症都很可能会夺去患者的生命。在这两次成功之间的十三年里,许多接受此疗法的患者都不幸离世。


CCR5蛋白发现者:邓宏魁教授


更何况,携带CCR5 delta 32突变的人群也极为稀少,以欧洲人为例,仅有约8%的人就有这种“天赋”,干细胞的来源非常稀缺;并且仅有突变也是不够的,捐赠者还要满足造血干细胞移植的基因配型。因此,这种治疗需要具有很大的勇气与巨额的成本,而成功率也很低,目前还属于难以复制的“奇迹”,距离实现推广应用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艾滋病在人类间的传播已有至少百年历史。自从1981年被正式报道后,它就成为了备受世界恐惧的“世纪瘟疫”。截至今天,全球已有约3800万人感染艾滋病,而人类也在对抗艾滋病的漫漫征途中,不断寻求着可靠的治愈疗法。无论如何,“伦敦病人”的康复又为战胜艾滋病带来了一线曙光,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能够有一位“中国病人”,把一种全新的、更好的治疗方法带进全世界的视野。

来自: MIR医学仪器与试剂 \ 作者: MIR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