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神药”连花清瘟的背后,有一位你不知道的院士首富

归去来兮 2022-12-26 160人围观 杂谈


又一次,连花清瘟成了大家都在抢的东西。
最近,很多人想买连花清瘟而不得,原本15块钱左右的药价,现在市场上能卖到50到100。
毫无疑问,在中国的抗疫过程中,最流行的药,就是连花清瘟。

流行的原因,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一些老专家的推荐,后来官媒也多次转发,高调加持。
无相君不知道连花清瘟对于病毒的疗效究竟几何,但对连花清瘟的生产商以岭药业充满了惊叹。
从疫情爆发到现在,以岭药业的股价在三年内从6块多涨到了50+,这走势比茅台都好看。

这一切都得归功于连花清瘟的大卖。
所以,连花清瘟这味神药的背后,究竟有着怎样故事呢?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的医疗体系,还是“赤脚医生”模式:
以传统中医及基本的现代医学技术,“一把草,一根针”地为广大基层民众治病疗伤。
这样做的原因,主要是西药的专利,大部分都掌握在国外手里,成本高昂。
同时,国家西医人才紧缺。

1979年后,中国经济走上市场化道路。
医疗原来作为公共产品,开始被商品化,病人成为了消费者。
而中国医疗费用的45%,则是花在药品上,这大大超过其他国家的平均水准,所以也一直被诟病为“以药养医”。
在这个过程中,原料和技术成本都很低,但可以卖高价的中成药,成了药房赚钱的主力军。
所谓的中成药,就是用中草药为原材料,引入西式的标准化生产线,在工厂大规模生产的药物。

新鲜事物的发展,是需要扶持的。
西药讲究严格的标准化、量化。
但中成药的标准,很多都是迟迟未确立、变通制定,甚至粗糙执行的。
对中药,国家实行的是审批双轨制,政策上一直有所偏袒。
比如,中药厂家常常可以绕过临床试验,直接生产中成药。
所以,很多时候,中成药的禁忌和不良反应项目里都是“尚不明确”。
比如,常常有造假或宣传时有误导嫌疑,很多中年朋友应该深有体会,小时候看电视,有很多吹嘘神药的广告。

再比如,价格保护。
中国目前为止,已经出台了30多次药品价格下调政策。
但在这个惠民过程中,中成药要么不降价,要么价格下降的幅度极小,远低于西药,甚至还会涨——2011年,70%中成药的价格都有上涨。
总之,国家为了让中成药发展壮大,是给了大力支持的。
即便医药部门每年收到关于中医药不良反应的报告约有23万宗(2018年的报告数据),但其市场依然高歌猛进。

连花清瘟的崛起,也得益于这个时代。
30年前,出身河北中药世家的吴以岭翻阅古医书,研制出了秘方“五龙丹”,让病人久治难愈的病奇迹般地好了。
后来,吴以岭就将“五龙丹”改良为“通心络胶囊”,并创办以岭医药,通过优秀的销售团队,在很多家医院落地生花。

吴以岭从小就爱好中医,1977年恢复高考后,他抓住时机复习功课,考上了河北医科大学的中医系,后来又拿到了南京中医药大学的首批硕士学位,毕业后,就回到家乡,开启了自己的医疗事业。
2003年,SARS病毒肆虐。
此时的吴以岭不仅是药企老总,也是行业代表,经过十多天的苦心研发,从大量古方中汲取营养,搞出了连花清瘟胶囊,准备抗击SARS。
可惜,这款药直到2004年才获批上市,此时SARS已经消失了。

不过,机遇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2009年,甲型H1N1病毒流行,广州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称,连花清瘟胶囊对甲型H1N1、乙型流感病毒、冠状病毒……均具有抑制作用。
有了官方背书,连花清瘟声名大噪,吴以岭在同年也当选了中国工程院的院士。

至于他一手缔造的以岭药业,也于2011年上市。
新冠疫情以来,吴以岭因为以岭股价大涨,成了石家庄首富。
命运有时候就是那么不可捉摸,谁能想到短时间内就搞出来的连花清瘟,竟然能获得那么多的认可和财富。

国家保护,地方保护,医院保护。
三重保护下,以连花清瘟为代表的中成药也在积极谋划出海之路。
国家也将中医药作为扩大中国软实力的一部分,明确推进中医药的全球化。
在此其中,以岭药业自然是佼佼者。
2020年上半年,连花清瘟在国外地区的营收比去年同期上涨了20倍,净利润再次翻倍。

不过,连花清瘟的出海之路,也面临坎坷。
去年11月,新西兰海关查获大量非法入关的连花清瘟胶囊,理由是因为该药含有新西兰法律明文规定的受管控药物成分,被政府列为违禁药品。
同样将连花清瘟列为违禁品的,还有美国、澳大利亚、瑞典等国。
在加拿大,连花清瘟获得了销售许可,但如果称该药品能够预防、治疗或治愈新冠,则是违法的。

当然,这都不影响大局。
以岭药业的财报显示,2021年全年销售费用为34.34亿,占了当年销售额的34%。

如今,在官媒推荐的药品中,连花清瘟也赫然在列。
这意味着,连花清瘟依然大有可为。
-END-







来自: 无相财经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