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诊网 门户 资讯 科普 查看内容

抗缪勒氏管激素 AMH 看不懂? 爆笑漫画解读来啦!

2021-12-14| 发布者: 归去来兮| 查看: 176| 评论: 0|来自: 检验时间

摘要: 抗缪勒氏管激素(anti-Müllerian hormone,AMH)是一个神奇的激素,它能够可靠、快速地评价卵巢储备功能,得知女性卵巢中可能形成窦状卵泡的数目,以此来得知女性的生殖能力以及更年期的开始时间。 ...

姓名:周逢源

单位:广西医科大学附属口腔医院


抗缪勒氏管激素(anti-Müllerian hormone,AMH)是一个神奇的激素,它能够可靠、快速地评价卵巢储备功能,得知女性卵巢中可能形成窦状卵泡的数目,以此来得知女性的生殖能力以及更年期的开始时间。


可谓是神算子,掐指一算都没有这么准!这么神奇的物质,我们怎么可以不来认识认识呢?



01

这么神秘的女神激素,究竟来自何方?

AMH 由窦前卵泡和小窦卵泡的颗粒细胞分泌,直径 2 ~ 6 mm 的卵泡中 AMH 表达水平最高,也就是说 AMH 的妈妈是相对幼齿的小卵泡,随着时间的推移,小卵泡会逐渐长大,当直径 > 8 mm,就不再分泌 AMH 了。



02

AMH 与「小」卵泡的关系

如果说「小」卵泡是 AMH 的妈妈,那么 AMH 也保护它妈妈的「童年」不让她那么快长大,比喻虽然有点不伦不类,但就是这么个意思。



03

AMH 是怎么保护「小卵泡」的呢?

这里不得不提到另外一个激素 —— 卵泡刺激素(FSH),AMH 与 FSH 有对抗作用。


FSH 可以刺激卵巢中的卵泡发育成熟,然后把卵子从卵泡中带走(也就是排卵啦)。要知道女性这一生的卵子数量是恒定的,并不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AMH 就可以减少卵泡刺激素(FSH)对窦前和小窦状卵泡的刺激生成作用,抑制始基卵泡的募集和窦卵泡的发育,防止卵泡过早耗竭。简单粗暴的理解就是,AMH 不准 FSH 一下子催熟那么多的卵泡,带走那么多的卵子,保护这些储备力量,才能细水长流。



04

AMH 与卵巢储备功能

青春期时,卵子存量最多,AMH 在此阶段达到峰值,之后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至更年期急剧下降到极低水平。

正常值范围约在 2 ~ 6.8 ng/mL(此值仅供参考,不同单位、不同人群、不同方法学会存在差异)AMH 数值越高,代表卵巢储备功能越强;数值越低,说明卵巢功能越差。

如果更年期未到,而 AMH 先降:


相较于其他传统的生物学指标,AMH 可以更早的反映卵巢储备随着年龄下降得趋势,不像性激素那样,会受到月经周期以及激素类避孕药等影响,所以可以在月经周期的任何时间测定。



05

AMH 越高越好吗?


AMH 低了,卵巢早衰,那么是不是就越高越好呢?

实际上:


一项研究显示,多囊卵巢综合征(polycystic ovarian syndrome,PCOS)女性的血清 AMH 水平较正常排卵女性升高 2 ~ 3 倍,且血清 AMH 水平越高,PCOS 确诊率越高,当 AMH 水平 > 10 ng/mL 时,PCOS 的确诊率可达到 97% ~ 100%。

虽然,目前 AMH 在 PCOS 病理生理中的具体机制尚并不明确,但是 AMH 水平升高可能与 PCOS 患者「小」卵泡数目增多、同时颗粒细胞合成分泌 AMH 的能力增强有关。

除了用于 PCOS 的诊断,AMH 还是一个肿瘤标志物AMH 严格上来说是卵巢颗粒细胞分泌的,所以在卵巢颗粒细胞瘤患者中 AMH 的水平升高,且在肿瘤复发前 16 个月即可检测到。

所以都说了:



07

AMH 只是女性激素吗?


才不是呢?男性女性体内都可产生 AMH。

在男性胚胎中,睾丸支持细胞从第 8 周开始分泌 AMH,此时缪勒氏管尚未开始发育,所以,缪勒氏管在男性体内还没有发育就退化了,而女性则在 36 周才开始分泌,缪勒氏管得以发育成子宫、输卵管和阴道的上部分卵管。


所以 AMH 在胚胎性别分化也至关重要。

因为 AMH 由男性睾丸支持细胞分泌,所以在双侧无法触及睾丸的男孩中,如血清中可检测到 AMH, 说明有睾丸组织的存在。

除上述外,AMH 在辅助生殖技术中也可准确预测患者对控制下卵巢刺激的反应,并据此选择个性化治疗方案等,就不在一一细述了。

好了好了。

AMH 介绍就到这吧,祝大家周末愉快~


PS:下次还想看哪个报告解读?

选留言区最多的安排~


END




文章插图:作者制作

参考文献:
[1] 邱玲,李丹丹,程歆琦.抗缪勒管激素的临床应用[J].协和医学杂志,2017,8(Z2):229-234.
[2] 林丽淑,龙韵洪,徐丽惠,冯振通,陈睿,王革非.抗缪勒氏管激素的结构、功能、临床应用与检测技术[J].国际检验医学杂志, 2019, 40(24):3061-3066+3072.
[3] MARZENA RZESZWSKA,AGNIESZKA LESZCZ,et al. Anti-Müllerian hormone:structure,properties and appliance[J]. Via Medica, 2016,87(9):669-674. 
[1]熊紫薇,胡坚,陈薪宇,杨卫,刘刚.抗缪勒氏管激素在多囊卵巢综合征诊断中的价值[J].分子影像学杂志,2015,38(02):80-83.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