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3名未成年医学生因抗疫感染新冠,国家卫健委会议点名批评! ...

归去来兮 2021-11-3 110人围观 杂谈


1


11月2日,国家卫健委全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视频会议中,郭燕红监察专员强调: 

 
不具备资质的医学生不能从事医疗技术工作,可做辅助性工作。甘肃组织了3000多名学生开展核酸采样检测,直接参与的600多人,可以调集省内其它地市力量,或者省际力量,但不能调动学生,这是常识!核酸采样是高风险!这个问题调查清楚后,全国通报!


   

10月30日,甘肃省天水市公布了4例新增确诊病例的活动轨迹。一例被确诊者是乡镇卫生院的职工,而另外3例则是天水市卫校的学生,年仅17岁确诊前作为志愿者,参加了核酸采样工作。

其中一例感染学生的流调信息
图源:甘肃发布

从流调信息中我们可以看到,被感染医学生17:30还在酒店参加核酸检测采样培训,而21:00便乘车前往柏林村参与核酸检测采样。如果这其中不包括休息时间,这位学生的培训时长也超不过三个半小时。

我们不禁怀疑,三个半小时的培训就可以让一个校内在读医学生熟练掌握离病毒最近的核酸检测采样的技能吗?

    

医学生之所以叫医学生,是在名称的中间比医生多了一个学字。

如果说人类的知识是一片浩瀚的海洋,那其中,医学的深度可以说是遥不见底。我们每个人都是从多年的学习中走到检验科工作的,要学习的知识有多少,要掌握的技能有多全,这都不是一两句话可以概括的。即使是在岗位上工作了多年的我们,在参加核酸采样和检测工作时,也需要经过大量的学习和长时间的培训。上述三位医学生,仅用了不到半天的培训时间就去参加核酸检测采样任务。其危险程度,不言而喻。

从医学生走到医生,我们需要掌握的不只有书面上的知识,更多的是我们在实际操作中一点一滴积累的经验,一步一步增强的自我保护意识。笔者在窗口进行抽血时,都会小心翼翼,生怕扎到自己,更何况是与病毒直面的核酸采样任务呢!

这种保护意识是在实际工作中的一次次“毒打”中被磨练出来的,身处在校园象牙塔里的医学生们,即使掌握了再多的纸面知识、再熟悉操作各项技能,但这种时刻都能保持着的警惕性,连工作多年的临床老油条都难说保证做到,更何况是三位仅有17岁的医学生呢!!

图源:网络

最近多地疫情再度肆虐,确诊病例不断增加。在这种情况下,涌现出了一批又一批积极请战参与抗疫的医学生。

“莆田学院医学院320多名学子奔赴仙游抗疫前线”、“广东医科大学紧急集结数千名医学生抗疫”、“内蒙古组建起千人学生军”、“甘肃动员上万医学生参与抗疫”。

图源:微博


笔者在看到这些事例报告时,每次都是热泪盈眶,如果把17、18岁的我代入到这些情境中,我能像他们一样勇敢的站出来吗,答案我真的不确定。

可在媒体对积极事例的高度赞扬宣传下,人们好像忽略了一点,他们只是一群“医学生”。

与普通人相比,身为“医学生”的他们更了解病毒,更知道怎么保护自己,更了解防护知识,在面对病毒的情况下,他们更勇于承担这份沉重的担子。
  
可事实上,我们真的需要这么多医学生去直面还没有办法彻底解决的超强病毒吗?

什么样的标准才算是合格的抗疫人员?什么样的人才能够参加抗疫工作?医学生到底能不能参加抗疫工作?这些问题本身就是难题。

笔者认为现在真的没有到需要让医学生去抗疫一线的程度。其中的原因并不是我对医学生有什么看不起,相反,我很欣赏也很敬佩他们。

身处抗疫一线,大家面对的是活生生的人,是感染不留情的病毒,大家只知道面前这群穿着白色防护服的是抗疫人员,病毒也并不会因为他们是医学生而手下留情。

医学生只是学生,并不代表什么都懂,就连已经去过多次隔离病区的医护人员都需要反复培训、反复研究、时刻注意。在高强度的人力、物力的支持与培养下, 他们都会有老马失蹄的时候,更何况是这些仅仅参与过几个小时培训学习的学生呢?

如果真的需要他们参与抗疫,也应该把他们安排到感染几率低、防护要求低的岗位,比如后勤、保障工作。

图源:央视新闻微博

疫情还在继续,我们仍然需要时刻保持警惕。可在疫情尚可控制,且人力、物力都充沛的情况下,笔者认为,让医学生去参与抗疫的“打鸡血”行为大可不必!

疫情是残酷的,是不留情面的,它不会管你是医学生还是医生还是普通人,它只管传播病毒伤害你。安全大于一切,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不能松懈,就越需要时刻警惕危险,注意防护安全。

笔者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心情是犹豫和忐忑的,虽然敬佩这些孩子们的勇气与担当,但更希望,疫情当前,没有多少社会经验的他们能够保护好自己。安全大于一切,学生们参与抗疫的精神值得我们的赞扬和肯定,但在任何困难面前,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真正的保护好他人!

目前尚有强将在,孩子们请尽管努力成长,未来保卫大家健康安全的重担,终将交由你们守护!


来自: 检验医学网 | 作者:Emma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