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全国血管健康日 | 守护生命通道,做自己的马里奥

归去来兮 2023-5-18 12:00 AM 610人围观 科普



马里奥,备受追捧的任天堂里最火的水管工,一个靠着吃蘑菇开挂救公主的平民英雄。不过,小编最喜欢的还是最近《超级马里奥兄弟大电影》里马里奥搞事业的部分,在众人不看好的情况下找到了布鲁克林城市管道破坏的原因,并力图拯救由于管道破裂而陷入危机的城市;是电影让我们得以窥视马里奥的另一面,一个愿意排除万难、主动守护城市生命通道的地表最强水管工。

(马里奥修水管)


如同管道是城市的生命通道一样,血管是人体健康的生命通道。要守护好血管这条生命通道,就必须关注一个数值:5.18毫摩尔/升,即正常人血液内总胆固醇异常的临界值。胆固醇长期超过这个数值,就会引起动脉粥样硬化,进而引起各个器官的管腔变狭窄,造成心梗、中风、猝死等心血管事件的发生。有鉴于此,全国血管健康日设立在5月18日,希望人们重视血管健康,如同马里奥一样主动去管理血管健康,警惕动脉粥样硬化斑块和其引起的心血管事件。


近年来,随着老龄化程度加深,我国血管性疾病发病率不断攀升。据《中国心血管健康与疾病报告2020》显示,我国心血管疾病现患病人数达3.3亿,其中,高血压患者2.45亿,中风患者1300万,冠心病患者1139万,心力衰竭患者890万。心血管病居城乡居民总死亡原因首位。

随着对疾病认识的深入以及医学检验技术的提升,心血管疾病的管理手段愈加丰富有效。心肌标志物检测在心血管疾病的筛查诊断、危险分层、治疗预后及随访评估等方面凸显日益重要的作用。近年来,关于心血管疾病的病理生理机制研究不断深入,陆续发现了300多种心血管疾病生物标志物。


目前,根据心血管病理学的主要类别,临床上心血管疾病生物标志物大体上可分为以下11类:

通常认为,能反映急性心肌损伤或功能变化的理想标记物应具备下述特点:


(1)高度的心肌特异性;

(2)高度的灵敏性,即在心肌损伤或功能受累异常后很快释放到血循环中并可被检测到,同时在血循环中的持续时间即窗口期足够长;

(3)血循环中的心肌损伤或功能异常标记物浓度与损伤程度或功能异常程度有一定关系;

(4)检测方法简便,速度快;

(5)其应用价值已获临床证实。


上述图内标记物中,心肌肌钙蛋白(cTn)、B型钠尿肽(BNP)和N末端钠尿肽前体(NT-proBNP)符合反映心肌损伤和心脏功能的理想标记物特点,其POCT具有突出的急症救治意义。


1、心肌损伤标记物

cTnI/T在急性心肌梗死(AMI)发病2~4 h释放入血,用于诊断AMI优于肌酸激酶同工酶(CK-MB)等其他标记物。然而由于其在血循环中存留时间较长(约1~2周),不能用于诊断早期再梗死,对于评估再灌注治疗效果也有相当困难。


98%~99%的CK-MB存在于心肌,AMI后4~6 h升高,18~20 h达峰,持续约24~72 h。在4~6 h,诊断AMI的敏感度约90%,特异度95%。溶栓治疗时若CK-MB酶峰前移,则标志再灌注。CK-MB质量测定具有更好的准确性,并适合于自动化。


肌红蛋白(Myo)是存在于心肌和骨骼肌胞浆中的亚铁血红素蛋白,AMI后1~3 h就可在血循环中检测到其增高,6~8 h达峰值,具有高度敏感性;但无心肌特异性,单独阳性不足以诊断AMI,而阴性则有助于排除AMI诊断;在血循环中消失早(起病24 h内),可用于再梗死的诊断。


H-FABP是心肌细胞胞质蛋白,心肌受损时释放入血,AMI后1~3 h开始升高,6~8 h达峰,12~24 h恢复正常。相对于Myo在骨骼肌存在较多(在骨骼肌中的浓度约为心肌中的2倍),H-FABP在心肌细胞中的浓度较高,反映心肌损伤有更好的特异性,也正在作为诊断AMI的早期标记物受到关注。


目前,心肌损伤标记物临床广泛应用于:(1)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早期诊断评估:有相关症状的患者都应进行生物标记物检测,cTnI/T用于心肌梗死诊断,若不能检测cTn,可用CK-MB质量检测来替代。症状发作6 h内的患者,除cTn外,还应检测早期坏死标志物Myo(目前最为常用)或H-FABP;(2)评估梗死面积大小以及早期溶栓治疗效果:溶栓治疗时若CK-MB酶峰前移,标志再灌注;(3)在发病早期cTn水平增高阶段,CK-MB是检测有无再梗死的标记物。


2、心脏功能标记物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研究一致性地表明,血浆BNP/NT-proBNP水平能够很敏感地反映血流动力学变化,在急性心源性(心力衰竭)与非心源性呼吸困难的诊断与鉴别诊断中的作用日益突出,具有卓越的应用价值。需要强调的是,虽然BNP或NT-proBNP检测是诊断心力衰竭的重要依据之一,尤其是BNP或NT-proBNP不高特别有助于除外左心收缩功能不全,但BNP或NT-proBNP增高不等同于心力衰竭,并且BNP或NT-proBNP在舒张性心功能不全中的价值有待进一步证实。


BNP或NT-proBNP有助于心力衰竭严重程度和预后的评估,心力衰竭程度越重,BNP或NT-proBNP水平越高,预后越差。尽管从总体上看,不同心功能分级患者的BNP或NT-proBNP升高幅度有较大范围的交叉或重叠,难以单次的BNP或NT-proBNP的升高水平来对个体心力衰竭的程度做出量化判断,但连续动态的观察对于个体的病情与发展趋势的判断是有很大帮助的,甚至于有指导临床治疗的作用。


年龄、性别和体质量是影响BNP或NT-proBNP的主要生理因素;许多病理状况如肾功能衰竭、肝硬化伴腹水、肺血栓栓塞症、甲状腺疾病、严重脓毒症等都可引起血浆BNP或NT-proBNP升高,一些药物如β受体阻滞剂、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等也可影响血浆BNP浓度,应予注意。


3、凝血与纤溶标记物

D-二聚体(D-dimer)是交朕纤维蛋白被纤溶酶降解的产物,主要反映纤维蛋白溶解功能。机体血管内有活化的血栓形成及纤维蛋白溶解活动时(如急性肺栓塞、深静脉血栓形成、急性主动脉夹层、急性冠脉综合征等急危症),D-dimer质量(浓度)升高。


研究已证实,D-dimer应用于排除深静脉血栓形成(deep vein thrombosis,DVT)和肺栓塞的阴性诊断价值非常突出,已作为首要筛选指标之一:D-dimer阴性且改良式wells score小于2分时,可排除DVT;D-dimer<0.5 mg/L,可基本排除急性肺栓塞,对于除外主动脉夹层也有很高的敏感性和阴性预测值;不仅如此,D-dimer显著升高还可能代表夹层撕裂的范围较广泛,不良预后风险增强。


生物标志物能够反映疾病发生发展的全过程,目前已成为心血管疾病临床评估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然而,从目前可获得的大量心血管生物标志物中,只有少数能够进行临床常规使用,特别是对于心血管急性事件如急性心肌梗塞、急性冠脉综合征、猝死、脑卒中等这样严重突发的预测、早期诊断、时间和预后有密切关系的疾病,至今仍缺少十分满意的生物标志物。希望随着基础医学、临床医学和检验医学的不断发展,期待着在未来能找到更理想的生物标志物为临床服务。


来源: MIR医学仪器与试剂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