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新冠也会引起自身免疫病?

归去来兮 2022-5-31 120人围观 医学




目前流行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由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引起,具有多样的流行病学和生物学特征,较强的传染性,同时COVID-19患者存在许多免疫异常,与自身免疫性疾病相似[1]


自身免疫性风湿病(AIRD)的发病机制与异常的免疫和炎性反应有关。长期的免疫抑制治疗导致AIRD患者的免疫功能普遍低下,而免疫功能低下与多种病毒性肺炎、重症感染、恶性肿瘤及死亡的发生密切相关。机体对病毒的清除能力下降,病毒更易在口咽部、呼吸道上皮定植,从而快速增殖及致病。因此,AIRD患者是COVID-19感染的潜在高危人群,且预后可能较一般人群更差[2]


SARS-CoV-2感染和自身免疫性疾病有类似的免疫反应,新冠肺炎和自身免疫性疾病均有不同的临床症状,涉及血液系统、心血管系统、消化系统、肾脏、肺、神经系统和胰腺等不同器官和系统。器官损伤是由于不受控制的免疫反应引起的,其特征是细胞因子的过度产生和免疫细胞的过度激活,免疫耐受的打破导致自身抗体的产生。SARS-CoV-2感染可通过分子模拟引发交叉反应,导致COVID-19患者产生自身免疫[3]






COVID-19与自身免疫性疾病发病机制有相似性,主要表现在天然免疫细胞(单核细胞,巨噬细胞,肥大细胞,中性粒细胞)数量增加,自适应性免疫细胞(T细胞和B细胞)的失调,细胞因子(IL-1、IL-2、IL-6、IL-8、IL-10、IL-17、IL-18)水平升高,自身抗体(抗ANA、APL、狼疮抗凝血、冷凝集素、抗Ro/SSA抗体、抗caspr2抗体、抗GD1b抗体)出现[3]






免疫系统过度刺激导致自身免疫性疾病和淋巴瘤。三组主要因素,遗传、环境和激素因素,可导致免疫系统的过度刺激。当它们的正常生理效应不同时,这些因素可能导致自身抗体、自身免疫疾病甚至淋巴瘤的发生。SARS-CoV-2诱导免疫系统超刺激状态的能力在大流行之初就得到了承认,如重症患者的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和嗜血淋巴组织细胞病(HLH)。ARDS和HLH是一种以侵略性免疫反应为特征的临床综合征,可导致严重的炎症和重要器官的损伤[4]






在COVID-19重症患者中发现自身抗体的潜在下游机制。部分重症COVID-19患者具有抗磷脂抗体(apl)和/或抗中性粒细胞胞外自身抗体。apl可激活内皮细胞和血小板,刺激中性粒细胞释放NETs。抗NET抗体与NET结合,削弱DNase对NET的降解。这些自身抗体共同激活补体,促进血栓形成。在一些重症COVID-19患者中,抗体可以通过fcγ riib依赖的方式拮抗I型IFN受体信号通路,从而阻止ISGs的表达,损害抗病毒免疫[5]






另一种是COVID-19新生自身免疫的潜在机制,Naive自身免疫疾病B细胞可以通过生发中心和滤泡外途径激活。滤泡外途径缺乏一些阻止自反应性B细胞激活和成熟的耐受检查点,因此更容易产生自身抗体[5]





已有多种文献报道出由COVID-19引起的自身免疫疾病,COVID-19患者凝血障碍导致的抗磷脂综合征,炎性因子风暴以及细胞凋亡机制引起的Ⅰ型糖尿病、自身免疫性溶血性贫血以及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等等。


但是大多数研究结果仅作为病例报告发表在文献中,仍需进一步评估这一现象的流行程度及其含义。然而,我们应该考虑到许多自身免疫疾病可能要经过多年的自身抗体形成后才会爆发。因此,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由SARS-CoV-2感染引起的自身免疫疾病发病率有可能大幅上升[4]







另一方面在COVID-19患者中发现了已知存在于多种自身免疫性疾病中的自身抗体,这些自身抗体对COVID-19患者的病情有不同程度的影响。Pascolini等人检测了33例连续的COVID-19患者中抗核抗体(ANA)、抗胞浆中性粒细胞抗体(ANCA)和抗抗磷脂抗体(APL)。结果显示,45%的患者至少一种自身抗体阳性,自身抗体阳性的患者往往预后较差,入院时呼吸频率明显较高[3]






总而言之,对于自身免疫疾病患者来说,尽管大多数情况下机体感染SARS-CoV-2后可能无症状或仅有轻度症状,但是某些情况下可能会发生免疫系统并发症,如巨噬细胞活化综合征,早期识别并发症并适当治疗可降低COVID-19的重症发病率和病死率[6]


新冠抗原检测是目前较为简便有效的筛查方法,适用于日常的监测。而对于COVID-19的患者来说,SARS-CoV-2诱导的细胞凋亡机制和炎症因子风暴则大大增加了自身免疫疾病的可能性,应定期检测抗核抗体、抗磷脂抗体、类风湿因子和ANCA等自身抗体,尤其是对于凝血障碍的患者来说,抗磷脂抗体应当作为COVID-19患者血栓事件风险的标志物进行常规评估[1]


就我国目前的情况来看,新冠病毒检测的技术发展较为成熟,走在了世界的前端,新冠病毒抗原检测前一段时间在国内也大火了一把,国家卫建委的消息一经发出,万孚、万泰、深圳亚辉龙、东方生物等数十个厂家纷纷获证。而自身免疫疾病检测是免疫检测中的一种,关注度相对来说少一些,国产主要厂家有深圳亚辉龙、浩欧博等。正因为有这些不断创新和积极探索的企业,我国的IVD行业才能有今天繁荣的景象,才能与国际接轨。



参考文献


[1]徐慧, 钱捷.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与自身免疫性疾病的研究进展[J]. 交通医学, 2021, 35(6):4.

[2]陈妍伶.刘毅.陈红.梁燕.王英.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下自身免疫性风湿病患者的慢病管理策略[J].标记免疫分析与临床,2020,27(7):1247-1251.

[3]Liu Y ,  Sawalha A H ,  Lu Q . COVID-19 and autoimmune diseases[J]. Current Opinion in Rheumatology, 2020, Publish Ahead of Print(2).

[4]Dotan A ,  Muller S ,  Kanduc D , et al. The SARS-CoV-2 as aninstrumental trigger of autoimmunity[J]. Autoimmunity Reviews, 2021,20(1):102792.

[5]JasonS. Knight,1 Roberto Caricchio,et al.The intersection of COVID-19 andautoimmunity[J].The Journal of ClinicalInvestigation,2021,131(24):e154866.

[6]杨烨坤,钱捷.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与类风湿关节炎的研究进展[J].实用临床医药杂志,2021,25(23) : 115 -119,123.

来自: 检验医学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