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传染病学家建议把 Omicron 定义为 SARS-CoV-3,引发关注

归去来兮 2022-5-19 137人围观 杂谈

5 月 10 日,知名期刊 Science 网站首页发布一则新闻报道,标题为《Omicron 新亚型是免疫逃逸大师》(New versions of Omicron are masters of immune evasion),这篇报道中主要介绍了三种新的 Omicron 亚型: BA.2.12.1、BA.4 和 BA.5,这三种亚型都具有 L452 突变。

Science 报道截图


在这篇报道中,新发传染病专家王林发(病毒学家,澳大利亚技术科学与工程院院士,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新发突发传染病研究所所长)提出,根据 Omicron 毒株的免疫学特征,建议将其定义为 SARS-CoV-3,即一种与 SARS-CoV-2 完全不同的病毒。


这一观点很快引发了科学界的关注,其中 Science 高级编辑 Jon Cohen 在个人社交账户上对此表示赞同:「王林发提出了非常重要的观点:我们应该基于血清学分型(此前对于脊髓灰质炎病毒、登革热病毒的分型方法)还是基于病毒基因分型对新冠病毒进行分型?传统疫苗设计技术的核心就是基于病毒抗体中和能力展开,但到目前为止,通过基因分型方法带来的指导作用则相形见绌。」

Jon Cohen 评论截图

以下为 Science 报道内容编译。



南非再次处于不断变化的新冠大流行最前沿,就在 Omicron 变种引发当地病例激增的 5 个月后,当地病例再次急剧上升,引发流行病学家和病毒学家的密切关注。这一次引发当地流行的是 Omicron 的两个新亚型:BA.4 和 BA.5,由南非基因组监测网络于今年 1 月份首次检测到。

这两种新亚型最初并没有产生太大影响,但在过去几周,南非的病例数从 4 月 17 日的每天新增 1000 例跃升至 5 月 7 日的每天新增 10000 例。与此同时,另一种新亚型 BA.2.12.1 正在美国传播,导致当地东海岸病例新增。

目前尚不清楚这些新的亚种是否会引发新一轮全球流行,但与早期 Omicron 毒株一样,这些新亚型同样有着强大的疫苗免疫逃逸和二次感染能力——这是一种令人不安的预兆,也是疫苗研发人员可能面临的巨大挑战。


在大多数情况下,疫苗接种或早期感染可以预防传染病。免疫学家 John Moore 介绍,「目前还没有理由为此感到惊慌失措」,Omicron 新亚型是「一个额外的麻烦,但没有迹象表它们更危险或更致命」。尽管南非的住院人数有所增加,「但考虑到这一增长是从非常低的数值开始的,所以不必担心。


协助确定 BA.4 和 BA.5 两种亚型的病毒学家 Tulio de Oliveira 表示,目前的重症人数维持在与大流行初期一致的地位,我们预计新亚型的感染趋势会和 Omicron BA.1 亚型类似」,此前的住院率是维持在可控范围内的。

不过,这些新亚型确实展示了能够绕过过去 2 年建立的人群免疫屏障并且持续高传播的能力。传染病专家 Leif Erik Sander 认为,即使新亚型引发严重临床症状的情况相对较少,但「这是一场数字游戏」,因为足够多的新发感染病例仍然可能导致医疗卫生系统崩溃。


这三种新亚型都具有和 Omicron BA.2 亚型一样的突变,并且像 Omicron BA.1 亚型一样于 2021 年 10 月在南非出现。传染病专家 de Oliveira 和 Alex Sigal 的初步研究表明,BA.4 和 BA.5 两种亚型都可以逃避曾感染 BA.1 亚型患者建立的免疫力,在南非引发了比 BA.2 亚型更高的感染峰值。这可能是因为在去年 12 月南非 BA.1 感染达到峰值后,人群免疫力已经逐渐减弱。而完成了新冠疫苗接种、且曾经感染过新冠的康复人群,在本次新亚型的流行中具有更强的免疫保护力。以上研究结果于 5 月 2 日发表在预印本平台。

这三种新亚型都携带 L452 突变,这可能有助于解释其免疫逃逸能力。L452 蛋白是新冠 S 蛋白受体结合结构域的一部分,该结构域也是保护性抗体的重要作用点。

曾经在 2021 年引发全球病例激增的 Delta 毒株也携带 L452 突变,这也是全球众多科学家密切关注的领域。来自北京大学的免疫学家曹云龙介绍,4 月 11 日,他和同事注意到了一种新的模式:来自来自纽约、比利时、法国和南非的新 Omicron 亚型都存在 L452 突变。「在同一位点独立出现 4 种不同的突变?这不正常。」研究人员认为,这是病毒对于此前 Omicron 大面积感染带来的更高人群免疫力的反应。

曹云龙等人立刻开始复制新亚型的 S 蛋白,并测试不同抗体的中和能力。研究人员使用了来自 156 名完成加强针接种受试者的血清,其中一部分人曾经感染 Omicron BA.1 或 SARS 病毒。与南非的研究团队一样,他们发现曾感染 BA.1 受试者血清对于 BA.4、BA.5、BA.2.12.1 这三种新亚型的中和能力很弱,而此前感染过 SARS 且完成新冠疫苗接种的受试者血清对新亚型的中和能力更差,这一发现于该团队 5 月 2 日发布的预印本研究中报告。

这一发现是令人惊讶的。来自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新发突发传染病王林发此前的工作表明,此前感染过 SARS 并完成新冠疫苗接种的受试者对于对早期的 SARS-CoV-2 变异株甚至一些相关的动物病毒都具有很强的保护作用,该发现似乎为开发有效对抗多种冠状病毒的疫苗提供了线索,但这次的新 Omicron 亚型显然已经能够对这种保护抗体实现免疫逃逸。

王林发表示,根据他的研究,接种 mRNA 新冠疫苗的受试者可能对于新亚型具有更强的保护力。王林发表示,Omicron 毒株的免疫逃逸能力是令人惊讶的(dramatic),他提出,根据 Omicron 毒株的免疫学特征,「建议将其定义为 SARS-CoV-3」,即一种完全不同的病毒。

Omicron 的快速变化给疫苗开发和防疫政策制定都来了很多的挑战,我们应该坚持使用针对早期新冠毒株研发的疫苗,还是转而研发新的疫苗呢?此前,Moderna 表示已经测试了两种不同版本的 mRNA 新冠疫苗,对于新冠早期毒株、Beta 株(2021 年曾在南非传播了一段时间,当前已经消失)和 Omicron BA.1 亚型的保护力,但该公司并未披露对于新亚型的保护力数据。

另一家 mRNA 新冠疫苗生产商辉瑞表示已经测试了初级免疫和加强针对于 BA.1 的保护效果,预计在 6 月底前取得结果。美国 FDA 已计划在 6 月 28 日召开会议,分析其披露数据并为秋季疫苗接种提出建议。

然而,实验室结果已经表明对于 BA.1 感染的保护力对于新 Omicron 亚型而言是有限的,这一点引发了对于新研发的 Omicron 疫苗有效性的讨论。王林发表示,新冠病毒的进化速度太快,以至于针对特定毒株的新冠疫苗研发速度跟不上,针对不同毒株的广泛单克隆抗体药物可能是后续更好的应对方向。

王林发表示,这种手段能够为脆弱人群提供保护,比如免疫能力低下无法对疫苗产生效果的人群。他提出,保护这一群体至关重要,因为许多研究人员怀疑免疫系统无法清除病毒人群在长期感染期间可能出现新的变异。这一疗法的主要障碍是成本:每位患者的单次治疗费用是 1000 美元,「但如果有人能找到将其降低到 50 或 100 美元的方法」,这可能比不断研发新的疫苗更便宜。

研究病毒进化的科学家 Kristian Andersen 从最新的 Omicron 亚型中吸取了发人深省的教训,他表示,尽管我们不知道未来的变种会是什么样子,「但我们可以肯定它们的免疫逃逸能力会变得越来越强」,这可能我们对于预防感染或转变为重症的保护力都在降低,「我们需要持续关注强化人群免疫力」。目前虽然还不清楚哪种疫苗能够有效强化免疫,但「我们真的需要开始弄清楚这一点。如果我们放任病毒持续感染,并且可能每年都要感染几次,在我看来是不可行的。


来自: 丁香园检验时间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