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看完这 3 个案例,你就知道干检验不会沟通就白干了

归去来兮 2021-12-30 65人围观 杂谈

检验科需要向临床、患者提供的必要的咨询服务,其各个步骤在 ISO15189 中均有要求,检验与临床以及患者的及时有效沟通,能够大大提高检验结果对临床医生的指导作用,更好的为患者服务。


沟通做不好,真的检验等于白干了!


01

夜班时,在审核一个结果时发现血红蛋白结果为 67 g/L,我以为是手术室刚做完手术复查的患者,但细看患者信息发现不对劲,是个 27 岁的小伙。为了防止做错,又将样本复查了一遍,结果还是 69 g/L。我心想,按照一般情况,27 岁男性血红蛋白怎么也得 130 g/L 吧?我决定暂时先不发这个结果,打电话把患者叫来问问情况。患者过来之后,由于戴着口罩也看不清肤色怎么样,于是有了下面的对话。


我:最近有没有浑身无力、心慌气短的感觉?

患者:有。

同事:多长时间了?之前有过这种感觉吗?

患者:1 个星期左右了吧,之前没啥感觉。

我:身上有没有其他不舒服?

患者:没有啊。

同事:是突然就出现乏力气短的吗?是因为这个来医院的吗?

患者:是啊


我和同事眉头紧锁,在想什么病会使一个 27 岁大小伙子突然贫血这么严重,小伙一看我俩这态势有点扛不住了,激动的摘下口罩问:「大夫,我到底咋了,你们别吓我!」


我看了一眼他的脸,苍白中还透着蜡黄,也符合贫血的表现,跟他说:「你这个贫血有点严重啊,血红蛋白才 67 g/L。」


听到贫血,他女朋友突然开口了:「你那痔疮不都流血流了一个多星期了吗?!让你赶紧去医院切了去你还不去!」然后转头问我俩:「大夫,痔疮流血跟这个有关系吗?」


「流的多吗?」我问。


「沥沥拉拉的往下滴。」他女朋友回答。


此时小伙的脸上似乎恢复了一些红润,我自行脑补了一下那个画面,有点不忍直视,然后说:「应该有影响,你拿着结果去找医生看一下吧。」


然后小伙又问:「大夫,我这个要吃补血的东西么?」


我说:「你先去咨询下科室医生吧,我感觉不把痔疮解决了,怕是补血没有出血快。」


02

值班室电话响起。


患者:大夫,你们那边能查艾滋病吧?


我:艾滋病抗体可以查,但只是初筛试验,核酸查不了,得去疾控。


患者:如果感染了,得多长时间能查出来?


我:以目前的技术,一般 2 ~ 3 个星期差不多能够检测出人体内的抗体了,但是也因人而异。


患者:那我现在去查的话几天能出结果?


我:下午 3 点半可以出结果,您是有什么原因吗?为什么要查这个?


患者:哎,前两天我在一家店里文了眉,文完之后心里还美滋滋的,今天见着闺蜜了还跟她炫耀,结果她来了一句「这种小店你也敢去,器具消不消毒都不知道,万一再得了艾滋病,后悔都来不及!」,起初我也没当回事,结果现在越想心里越害怕,就打电话来问你们了,文眉真的可以传染艾滋病吗?


我:文眉我不太了解,但是如果会刺破皮肤,而且器具不消毒的话,还真的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不过也不要太过担心影响了正常生活,即使被含有艾滋病人血液的针头扎伤了,感染的几率也只有百分之零点几。


患者:哦,那就是没事呗。


我:咳,也不能说百分之百的没事,毕竟谁也无法保证自己不是那百分之零点几。


患者:那我该怎么办?(声音都颤了)


我:您可以现在先查一个艾滋病抗体,两个星期以后再查一次,如果全是阴性的话可以一个月左右再查,六个月之后抗体还是阴性的话,基本可以排除感染了。


患者:那我用不用吃药预防一下?


我:吃药的话还是有一定副作用的,您可以去找医生咨询一下,权衡一下利弊再做决定。


患者:好的,谢谢。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不不不,从那天起,我们每天都能接到这个患者的电话,她电话号码我们都能背下来了,直到一个月后第三次复查仍是阴性才消停。


其实我们知道,她只是想让我们给她一个肯定的答复以消除心里的疑虑,虽然我们也知道几率极小,但是又没法保证她不是那「幸运」的一个,所以只能给她一遍遍的解释,但是越解释反而会越让她感到心里没底,让心中的疑虑越来越大。



03

刚在微生物室实习时,某科室患者血培养呈阳性,上报危急值,做菌种鉴定及药敏实验。鉴定结果为出来之后,再次打电话告知该科室菌种及药敏实验的结果。


我:你好,XX 床病人血培养细菌鉴定结果出来了,是大肠埃希菌。


某甲医生:是什么细菌?


我:大肠埃希菌。


某甲医生:好的。


再次做好相应的登记,这时电话再次响起。


某乙医生:是微生物室吗?你们报的什么玩意?什么是大肠癌细菌? 


面对突如其来的质问让我一个刚工作不久的实习生有点懵,翻了一下记录,回答道:没错啊,是大肠埃希菌啊。


某乙医生:还没错?我一个重症感染的患者你们怎么就能给我做成了大肠癌?你们能诊断吗?你叫什么名字?是实习的吗?把你们老师叫来!


老师接过电话:你好,有什么事?


某乙医生:你们刚才报菌种鉴定结果,报了个大肠癌细菌,哪有这样报的?


老师(压着怒气):是大肠埃希菌,不是大肠癌细菌,你们那边接电话的是不是没学过微生物?


某乙医生:哦。(挂电话)


之所以检验科在与临床医生或患者沟通时会存在这么多的误解与笑话,究其原因,主要还是专业不对等。检验与临床的脱节,导致检验不知该如何给临床解释该项目检查的意义,临床不知道结果是怎么得出来的,从而也就无从得知影响结果的因素有哪些。


我们科室在一年两次的检验科与临床科室联席会议上都能解决很多与临床科室的误会和误解,但是这种会议频率太小,如果在遇到问题直接拿起电话的话,其意义远比联席会议好的多。


来自: 检验时间 | 作者:我不能李姐啊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