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多地快递包裹核酸阳性:研究发现病毒竟在这种常见材质表面存活最久! ...

归去来兮 2021-11-25 34人围观 杂谈

11 月 4 日,内蒙古二连浩特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公告,自 11 月 1 日以来,有 5 位二连浩特市民收到蒙古国代购商品部分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


11 月 10 日,黑龙江绥芬河市在对进口的预包装食品排查过程中,发现俄罗斯产糖果、巧克力等食品外包装核酸检测阳性。


11 月 14 日,辽宁阜新市民收到的快递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阳性,目前人员环境均已实施严格管控。


11 月 19 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 4 件快递内件物品及物品包装核酸检测阳性,经呼和浩特市疾控中心研判,风险较低,涉及相关人员核酸检测均为阴性,对相关场所、环境均进行了消毒消杀。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眼下正值快递收发火爆期,多地区多批快递外包装及食品包装核酸抽检阳性,大量物流寄送是否会有潜在疫情传播风险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01 

核酸阳性 ≠ 传染性


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是针对病毒特异性的一组或多组核酸片段进行检测的一种方法,无论是活病毒、死病毒,甚至核酸片段都能导致结果阳性。


如果把病毒核酸比成鱼的骨架,那么「鱼骨」的存在不能代表鱼的死活,更不能与生物学活性(传染性)划等号!既然活性这么重要,那么在不同物体表面病毒究竟能存活多久呢?


02 

新冠病毒不同物表生存时间


2020 年 3 月,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牵头发表于《新英格兰杂志》的一项研究中,分析了 5 种环境条件(气溶胶、塑料、不锈钢、铜和纸板),新冠病毒和 SARS 病毒气溶胶状态和涂抹在不同物体表面上的稳定性,并使用贝叶斯回归模型估算了它们的衰变速率。


新冠病毒(HCoV-19)& SAS (SARS-CoV-1) 病毒气溶胶状态衰减情况
图源:文献 1


两种病毒气溶胶状态衰减情况类似,3 小时后病毒滴度均下降约 30%,但仍具有传染性。


(从左至右,依次是铜、纸板、不锈钢、塑料)
不同物体表面两种病毒衰减情况
图源:文献截图


不同物体表面两种病毒衰减的中位时间
图源:文献 1


72 小时后,病毒滴度大幅度降低 (72 小时,塑料表面病毒滴度从 103.7 降至 100.6 TCID50;不锈钢 48 小时后,表面病毒滴度从 103.7 下降到 100.6 TCID50),新冠病毒在塑料和不锈钢上比在铜和纸板上稳定性更长。


五项研究表明,新冠病毒在气溶胶中的半衰期中位时间为 2.74 小时,铜表面是 3.4 小时,硬纸板表面是 8.45 小时,不锈钢是 13.1 小时,稳定性最长的塑料为 15.9 小时,基本与 SARS 病毒相似。因为新冠病毒在气溶胶和物体表面上则数小时至数天后仍具有活性,所以理论上存在经由气溶胶和污染物传播感染的潜在风险。



03 

后续研究


病毒在物体表面存活时间越长也就意味着人们接触感染的风险越大,一些新的实验也将医院或生活环境中更多物体纳入到研究中来,比如玻璃、钞票、外科口罩等。


口罩、绵纸、衣物、玻璃、钞票等新冠病毒存活时间
图源:文献 2


2020 年 4 月《柳叶刀 - 微生物》的一篇报道显示:新冠病毒可以在钞票上存活 4 天,而在医用外科口罩外表面甚至可以存活 7 天之久。


实验人员选择在不同材质物品表面,分别滴加 5 微升(107.8TCID50)新冠病毒培养液,后将物品置于温度 22 ℃,湿度为 65% 的环境中干燥。之后在不同时间点,将物品浸入培养液中并检测其活性。


新冠病毒活性在吸水材质上消失最快,打印纸及纸巾仅需 3 小时,木制品及织物为 2 天。光滑物体表面利于病毒保持活性,不锈钢及塑料材质上病毒可存活 7 天,玻璃及钞票 4 天。值得注意的是,直到第 7 天,仍然可以在医用外科口罩外表面检出有活性的病毒。



04 

物传人风险有限


早在去年年末,对于部分冷链食品外包装核酸检测阳性是否具有传播性的问题,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专家吴尊友就曾回应:因为采购食用进口冷链食品引起感染的风险非常低,「只要人们保持手卫生,坚持生熟分开,造成感染的几率就非常小」。


近日的快递外包装的问题亦是如此,因病毒在纸板等外包装上存活的时间较短,病毒含量低(除非感染人员咳嗽或打喷嚏,或用携带病毒的手处理过货品)因此病毒通过接收快递发生传播的几率非常小,但值得注意的是多项研究已证实,病毒可以存活于医院、生活中的多种物体表面,对于护理新冠病毒感染患者的医护人员来说,长期处于病毒高载量的环境中,病毒通过气溶胶、物体表面传播风险较大,医院环境中需要加强自身防护及消毒,避免感染的发生。


参考文献:

[1] Doremalen N V , Bushmaker T , Morris D H , et al. Aerosol and surface stability of HCoV-19 (SARS-CoV-2) compared to SARS-CoV-1. 2020.

[2] Rd A , Maz A . Stability of SARS-CoV-2 in different environmental conditions[J]. The Lancet Microbe, 1( 4).


来自: 检验时间 | 作者:羽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