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揭秘!甲功检验报告里的那些“套路”

归去来兮 2020-11-23 98人围观 技术


近年来,甲状腺疾病的患病率呈明显上升趋势。在许多健康体检套餐中,甲状腺功能测定也被列入其中。面对甲功化验单上那些高高低低的箭头,不光病人是一头雾水,就连一些非专科医生解读起来也有难度。那么,化验单上各项指标的高低各有什么含义?应该如何结合患者病史合理解读呢?



1

血清甲状腺激素

(包括TT3、TT4 、FT3、FT4)


甲状腺激素(TH)是反映甲状腺功能状态的重要指标,它包括甲状腺素(T4)和三碘甲状腺原氨酸(T3),其中,T4全部是由甲状腺分泌,T3仅20%来自甲状腺,其余80%是由T4在外周组织中脱碘转化而来。T3和T4的生理活性是不一样的,前者的生理活性是后者的5倍,绝大多数T4需要转化为T3后才能发挥生理效应。


甲状腺激素有结合型和游离型两种形式,绝大部分(99%以上)是以与血浆蛋白(主要是甲状腺结合球蛋白,TBG)结合的形式存在,其余少量甲状腺激素处于游离状态。结合型甲状腺激素是激素的贮存和运输形式,游离型甲状腺激素(FT3、FT4)才是激素的生理活性形式。从理论上讲,游离甲状腺激素不受血清TBG浓度变化的影响,更能真实地反映甲状腺功能。


血清总T3(即TT3,简写T3)和总T4(即TT4,简写T4)的测定结果受血清甲状腺结合蛋白(TBG)的影响,TBG升高时(如妊娠、雌激素治疗、服避孕药等),T3、T4升高;TBG降低时(如雄激素及强的松治疗、肾病综合征、肝硬化等),T3、T4降低。所以,真正能代表甲状腺功能状态的是游离T4(即FT4)和游离T3(即FT3),但由于血中FT3、FT4含量甚微,测定结果的稳定性不如T3、T4,因此,目前还不能用FT3、FT4完全取代TT3、TT4。

  




一般说来,FT3与FT4的变化是一致的,在甲亢时升高,在甲减时降低,但在某个阶段,两者可能不完全同步。


例如,甲亢时,血清FT3增高通常比FT4增高出现更早,故FT3对早期甲亢以及甲亢复发的诊断更为敏感;甲减时,往往最先表现为FT4降低,而FT3可以正常(因为TSH升高,可以促进T4向T3转化,故早期甲减病人FT3可以是正常的),故FT4对早期甲减的诊断更加敏感。


另外,“T3型甲亢”主要表现为FT3升高,FT4可以不增高;“T4型甲亢”主要表现为FT4升高,FT3可以不增高。



2

促甲状腺激素(TSH)


促甲状腺激素(TSH)由腺垂体分泌,其主要作用有二:①刺激甲状腺分泌甲状腺激素(TH);②促进甲状腺组织的增生。


促甲状腺激素(TSH)受甲状腺激素(TH)的负反馈调节,当TH升高时,TSH降低;当TH降低时,TSH升高。需要指出的是,两者之间的这种“负相关”关系,只适用于原发性甲亢或甲减,但不适用于垂体性甲亢或甲减,后者通常呈“正相关”关系。


例如,垂体性甲亢患者,由于垂体腺瘤具有自主分泌的特性,不受甲状腺激素的反馈性抑制,故往往表现为FT3、FT4升高,TSH也升高;垂体性甲减患者,往往是TT4和FT4降低,而TSH降低或不升高。


促甲状腺激素(TSH)是反映甲状腺功能最敏感的指标,在甲状腺功能异常的早期,TSH往往先于甲状腺激素(T3、T4)向我们发出“预警”,而若T4、T3开始发生变化,则TSH的变化往往非常显著了。FT3、FT4正常,TSH减低,称为“亚临床甲亢”,预示将要发生“甲亢”;FT3、FT4正常,TSH升高,称为“亚临床甲减”,预示将要发生“甲减”。


TSH正常参考范围:0.4~4.0mIU/L。


3

反T3(rT3)


反T3(rT3)主要是由T4在外周组织代谢时脱碘形成,rT3与T3结构相似,但不具备生理活性。T4可在外周组织中转化为T3和rT3,如果rT3生成增加,则T4向T3转化相应减少,这样可以降低机体氧和能量的消耗,这是机体的一种保护性机制。


甲亢时,rT3与T3、T4、FT3、FT4同步升降,但老年人、严重营养不良及晚期恶液质的非甲状腺疾病患者(如“低T3综合征”)也可使其升高,故特异性不强,对甲亢诊断意义不大。“低T3综合征”(又称“正常甲状腺性病态综合征”,ESS)患者,T3、T4、FT3、FT4正常时,rT3可以独立升高,但甲减患者rT3是降低的,故rT3常常用于甲减与“低T3综合征”的鉴别。


rT3正常参考范围:0.2~0.8nmol/L。rT3/TT3比值越高,提示患者病情越严重。


4

甲状腺自身抗体


甲状腺自身抗体主要包括甲状腺过氧化物酶抗体(TPOAb)及甲状腺球蛋白抗体(TGAb),测定血清甲状腺自身抗体,主要用于明确甲减的病因,如果抗体水平显著升高,高度提示是“桥本氏甲状腺炎(桥本病)”。


需要说明的是,甲状腺自身抗体水平高低与甲状腺疾病的严重程度没有直接关系,通常也不作为临床治疗的目标,因此不必太在意抗体水平,而且目前也没有降低抗体的有效药物。


5

TSH受体抗体(TRAb)


TSH受体抗体(TRAb)实际包含刺激性抗体(TSAb)和抑制性抗体(TSBAb)两种成分。其中,TSAb是Graves病的致病性抗体,其阳性对Graves病的诊断及预后判断具有重要作用,还可作为抗甲状腺药物(ATD)停药的参考指标。此外,TSAb还可以通过胎盘导致“新生儿甲亢”,所以对新生儿甲亢有预测作用。但由于TSAb测定条件复杂,未能在临床广泛开展,目前往往把TRAb阳性视为TSAb阳性。TSBAb在甲减的发病机制中起重要作用。


6

甲状腺球蛋白(Tg)


甲状腺球蛋白(Tg)由甲状腺滤泡上皮细胞分泌后,储存在甲状腺滤泡腔内。正常情况下可有很少量的甲状腺球蛋白释放入血(<40μg/L)。甲状腺全切病人的甲状腺球蛋白常常低于5μg/L甚至完全测不到,随访中如果血清Tg水平再次回升,则提示有残余病灶或出现转移。


因此,临床上往往是通过观察Tg的动态变化来观察手术疗效,监测分化型甲状腺癌(DTC)术后是否复发。若术后血Tg升高,则提示肿瘤复发或转移,若降低到无法测出,则提示预后良好。


需要说明的是:甲状腺髓样癌的肿瘤组织来源于甲状腺C细胞,而非甲状腺滤胞上皮细胞,故此类癌症患者血清Tg水平并不升高甚至是降低的。


7

降钙素(CT)


是由甲状腺滤泡旁细胞(C细胞)分泌的一种激素,主要作用是调节钙磷代谢。CT升高是诊断甲状腺髓样癌的重要依据。


来自: 医学界内分泌频道 | 作者:王建华主任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