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艾滋病病因共同发现者、克隆HIV第一人黄以静因肺炎逝世!

归去来兮 2020-7-21 185人围观 人物


当地时间7月8日,著名华裔分子病毒学家黄以静(Flossie Wong-Staal)因肺炎(与新冠无关)并发症在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雅格医疗中心去世,享年73岁。


黄以静是世界首位破解艾滋病毒 RNA 结构的科学家,因共同发现和首次克隆导致艾滋病的人体免疫缺陷病毒(HIV)而闻名。


黄以静于1946年8月27日出生于中国广州,1952年随全家迁往香港,进入了一所天主教女子学校。“她对诗歌和写作很感兴趣,但她在考试中表现得很好,并被引导到科学领域,在那里她发现了自己的激情。”黄以静的女儿Stephanie Staal提到。

1964年,黄以静前往美国进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在那里获得了细菌学学士学位和分子生物学博士学位。1973年,她在UCSD短暂地进行博士后工作。当年黄以静来到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CI),在病毒学家Robert Gallo的实验室做博士后研究。


很快,黄以静成为Gallo实验室研究逆转录病毒团队的重要贡献者。NCI的一篇文章称,Gallo和黄以静在20年里共计发表了100多篇论文,她也是上世纪80年代科学界被引用次数最多的女性科学家,在学术期刊上被引用了7772次。2019年,黄以静被列入美国国家女性名人堂(National Women’s Hall of Fame),以表彰她对领域的贡献。


在Gallo的实验室里,黄以静是发现第一种人类逆转录病毒——人类T细胞白血病病毒1型(HTLV-1)的小组成员之一,并证明这种病毒可能导致癌症。虽然人们现在已经知道逆转录病毒是通过将其遗传物质直接插入宿主的基因组进行复制的,但当时的科学家对这些病毒是否会导致人类癌症持怀疑态度。


黄以静在1997年的口述历史中说道,“当时的教条是(人类肿瘤病毒)不存在。”

20世纪80年代初,当艾滋病病例开始以惊人的数字出现时,黄以静将研究HIV作为主要焦点,这种导致艾滋病的病毒被证明是一种逆转录病毒。


1984年4月,Gallo在顶级学术期刊《科学》(Science)上发表了一篇论文,声称他发现了导致艾滋病的病毒,并正在进行HIV的商业血液测试。此举激怒了法国,该国认为是本国科学家Luc Montagnier发现了艾滋病的原因。1987年,美国和法国政府签署了一项协议,Gallo和Montagnier共享该发现,问题基本上得到解决。


争论掩盖了像黄以静这样的人的贡献,她在这个发现中扮演了关键的角色。Gallo表示,“她是研究艾滋病毒分子生物学和病毒内部变异的重要力量,她还做了第二代HIV血液检测的分子生物学。随后,黄以静被广泛认同为艾滋病病因的共同发现者。1985年,她还成为第一个克隆艾滋病病毒的科学家,并开始研究其基因的功能,这是开发最终治疗方法的必要步骤。

1990年,黄以静最终离开了NCI,当时最大的驱动力是开发艾滋病疗法,她加入了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启动了一个新的艾滋病研究中心。在她的领导下,该中心成为该领域的世界权威机构之一。如今用于治疗艾滋病的鸡尾酒疗法即源于黄以静对病毒遗传物质变异的研究。


后来,黄以静还与第二任丈夫Jeffrey McKelvy共同创立了生物制药公司Immusol(后来更名为iTherX Pharmaceuticals),继续开发治疗丙型肝炎等疾病的药物。


黄以静退休后仍继续追求其热爱的项目,包括她在iTherX的工作。她的家人回忆说,正是她对工作的奉献精神赢得了同事们的钦佩。“我记得她穿着实验室大褂,周围都是高大的男人,她只有5英尺2英寸,但她总是其中的核心人物。”她的另一名女儿Caroline Vega表示。“她是抗击艾滋病毒的巨人之一。”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卫生科学副校长David Brenner博士说,“她与Gallo博士合作,从根本上揭示了艾滋病的成因,并促成了第一个药物治疗。


“黄以静是我共事过的最好的科学家之一。如果没有她,我们实验室里的许多事情永远不会以原来的方式或同样的速度完成。”Gallo告诉《圣地亚哥联合论坛报》,“她很出色,我永远不会忘记她。”


来自: bioWorld微信公众号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