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那些年,做检验受到的“威胁”

面气灵 2019-10-9 31人围观 杂谈

有句俗语说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笔者是检验科免疫室的一名工作人员,定岗在免疫室也有两年了,免疫室是定性检测,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不比生化类定量检测,出现数据误差还可以解释是仪器原因,打个不好听的比方,免疫阳性报告就像病人的“判决书”。尽管长期在免疫室工作,但发免疫报告时还总是“战战兢兢”,尽管小心小心再小心,检查检查再检查,但还是受了不少“威胁”……


1

某日,肿瘤科一临床医生怀疑我们免疫室的报告。该科病人覃某某,男性,52岁,肝癌晚期患者,查乙肝六项结果示:乙肝e抗原(+),乙肝核心抗体(+),其余均为阴性,HBV-DNA结果示:1.48E+04,提示升高。临床医生“威胁”说:“这个病人是慢性肝炎三十年,乙肝表面抗原以前是阳性,现在为何变成了阴性?HBV-DNA都是阳性。肯定是免疫室把乙肝六项弄错了,你们这样乱发结果,我都不知如何写病历,如何给病人解释,叫我如何相信你们?我要去医疗安全会与医务科投诉你们。”当时,我们不敢不重视这次的“威胁”,与医生沟通的同时分别重做了乙肝六项与HBV-DNA,再次确认,都没有错,仍是乙肝表面抗原阴性,HBV-DNA阳性。


笔者查阅了相关文献资料,HBsAg检测阴性而HBV-DNA检测阳性标本,这种情况也是有的,有文章示51797例检测HBsAg阴性标本而HBV-DNA定性检测阳性共83例[1],另有文章探讨乙肝病毒HBV-DNA阳性标本乙肝表面抗原(HBsAg)阴性的原因,分析是乙肝表面抗原α决定簇区域126位氨基酸突变可能会影响HBsAg的检测结果。此病人如今为肝癌晚期,长期放化疗,基因变异可能影响HBsAg的检测结果,所以乙肝表面抗原检测为阴性,这是可能的。


2

某女性,40岁左右,某单位领导,某年准备做整形美容,美容机构需要HIV与梅毒体检报告单,该女性遂来医院体检中心做HIV与梅毒筛查。体检中心医生开单HIV-Ab与TPPA。


体检结果为:HIV阴性,TPPA阳性。该女性得知TPPA阳性,心里极其恐慌,不相信此结果。第二天找门诊医生开单重新检测梅毒,门诊医生开单TRUST试验。结果做出来的TRUST试验为阴性反应。


当天下午,该女性拿到TRUST阴性结果时,极其气愤,当场在检验科窗口发脾气,很多病人都围了过来,她强烈质疑我们检验科免疫室乱发结果,一会阳性,一会阴性,还说要找发结果的医生算账。她说,自己是个中规中矩的人,绝不可能得梅毒,你们发这样的结果,简直是对她的一种污辱,她是某单位的某领导,她要找医院算账。门诊部、体检中心及自己科室负责人均过来安抚病人并做解释工作,当然我们免疫室也不能怠慢,找出两天两管标本,双人当场同时做TRUST试验与TPPA试验。两管结果同前,均为TRUST阴性,TPPA试验阳性,证实我们是没做错。


同行均知:TRUST试验阴性,TPPA试验阳性。原因可有:


①多数为既往感染梅毒,现已治愈或自愈,当前无传染性无需治疗,观察半年后进行复查;

②感染梅毒的非常早期,TRUST还测不到,TPPA产生时间较早,该种情况需复查。回想起该女性当时那“凶神恶煞”的面容,我们免疫室的人至今都还记忆犹新。 


3

某年某大公司公开招聘应征人员,年轻小伙,24岁,笔试面试都过了,最后一关是体检,抽血检验中有HIV抗体初筛一项,该公招公司提供了专门的HIV初筛酶免试剂,此处写成A试剂,而我们科室常用HIV初筛酶免试剂为另一厂家的试剂(B试剂),该公司指定科室用他们提供的A试剂进行体检,我们免疫室遂对A试剂进行了性能检测,验证合格。


工作人员完全按A试剂说明书操作,初次检测其他人均为阴性反应,只有该小伙HIV初筛为强阳性反应,用A试剂当场再次检测仍为强阳性反应,遂发出报告为“HIV抗体待复检”,通知该小伙重新抽血复检。该小伙随后去了其他两家医院检测HIV,第二天,在其父亲的陪同下再次来笔者医院抽血检测。该小伙检重抽标本A试剂检测仍为强阳性反应,科室B试剂检测为阴性反应。科室负责人督查了检测的各个环节,又找来第三人用科室的另一种试剂C试剂检测为阴性反应。


查阅《全国艾滋病检测技术规范》可知复检标本应重新采集标本利用两种不同原理或不同厂家试剂盒复检,复检结果两种阴性反应报告“HIV抗体阴性(-)”,两种结果均为阳性反应,或一阴一阳,需送HIV确证实验室进行确证试验。


鉴于公招公司提供了指定试剂,与该公招公司沟通后,我们告知该小伙父亲要送疾控中心做确证实验,并耐心地跟他们解释。但该父亲完全不听解释,当时就变得很激动,对我们大骂,很大声地质疑我们医院的结果不对,为什么其他医院结果都是正常的,就你们医院的结果有问题,为什么?!他拿出其他医院的结果给我们看:“你们看看,两个医院都说是正常的,你们为什么说不正常,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们到底会不会做,我儿子要是进不了公司,谁来承担责任?!”他当时很冲动,扬言道,若是我们影响他儿子的前程,要对发结果的医生、科室与医院采取某某行为。想想当时那快要动手的场景,这个“威胁”还真有点大!后来医院分管领导也来耐心解释,并拿出相关文件规定给他们看,该父亲的冲动才告一段落。后来CDC确证实验为阴性,证明是A试剂的假阳性反应……


以上“威胁”只是长期在免疫室工作的二三例,在现实工作中还有很多类似的“威胁”存在,入了免疫这行,如履薄冰啊,是“威胁”也是动力,自己还是要多修“内功”,不忘初心,继续检验啊!


各位同仁,你们在检验科工作,都有受过哪些“威胁”呢?欢迎留言探讨!


【参考文献】

[1] 熊丽红 , 钱榕 , 李国良. HBsAg检测阴性而HBV-DNA检测阳性标本乙肝两对半结果模式分析. 《实验与检验医学》 , 2013 , 31 (5) :496-497.

来自: 检验之声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