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中纪委、市场总局都盯上了检验领域!!!

归去来兮 2023-2-16 04:00 PM 524人围观 政策

医疗购销领域长期存在畸形的利益关系,检验检测服务、“定制式”招标、“明码标价”的回扣和灰色事件屡屡被爆出。多板斧子砍向医疗腐败顽疾,隐秘利益链条将瓦解。

近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公开征集检验检测领域行风突出问题的通告》,将重点排查检验检测领域行风突出问题,并邀请社会公众提出整改意见建议。


01

严查医疗设备「定制式」招标


近日,中纪委发布《漫画说纪|检验科的萝卜坑采购》,以漫画形式揭露医疗设备采购中的「定制式」招标内幕,直指医疗购销领域腐败问题漫画见文末



漫画内容显示,老李原是A市公共卫生临床医疗中心检验科主任,经朋友牵线,结识了医疗器械耗材代理商张某。老李暗示张某,自己所在的检验中心需要采购一台高精度病毒载量分析仪,但经费不足一直未能采购。张某心领神会,当即表示先提供一台设备给检验中心使用。


一年后,A市公共卫生临床医疗中心启动病毒载量分析仪招标工作。为使张某先行提供的仪器中标,老李根据此台设备的参数制定招标公告,“指导”张某制作标书。在老李的运作下,张某公司顺利中标,张某送给老李8万元表示感谢。


此后几年,老李如法炮制,“定制”招标文件,多次帮助张某公司中标,累计收受感谢费57万元。自以为可以瞒天过海的老李,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违纪违法事实会因为张某被调查而浮出水面。A市纪委监委对老李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审查调查。最终,老李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涉案款物予以追缴,涉嫌受贿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漫画结尾指出,各级纪检监察机关须加强日常监督和专项治理力度,查处医疗购销领域腐败问题,督促医药行业主管部门查找药械采购、工程招投标等关键环节的管理漏洞,完善风险防控规章制度,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


上述漫画中的故事,精准复现了医疗购销领域中的隐秘环节。大型医疗设备单价高,为抑制权力寻租空间,往往要求公开招标采购。部分供应商“打通”医疗机构院长、书记、科室主任等采购关键人物,把“量身定制”的设备参数搬上招标文件。


近年来,中纪委多次发文,剑指医疗购销腐败问题,相关案件被逐一彻查,以往的隐秘利益链愈发难以掩盖。


02

全面排查采购清单,狙击购销漏洞


在医疗购销环节,“量身定制”式招标不在少数,一些公开可查的案例中揭示了更为具体的灰色利益输送方式。


今年2月,中国政府裁判文书网上公布的一则刑事裁定书中显示,2016年初,被告人李某获得石棉县医院采购医疗设备信息后,便联系时任石棉县人民医院设备科科长刘某。刘某告知李某设备采购流程、院内评审标准和原则、院内比选的特点等关键信息,让李某提供的某品牌病床设备产品在石棉县医院需求论证会中胜出。


其后,刘某告知李某需通过政府公开招标采购才能确定最终项目中标方,李某表示中标之后会“感谢”刘某。2016年6月,石棉县医院按照李某提供的某品牌病床产品参数等制作招标文件进行公开挂网招标。代表企业中标后,李某送给刘某现金10万元。


去年8月,中纪委发布《量身定制的招标》一文。其中谈到,四川省攀枝花市妇幼保健院特检科原主任伍某,利用特检科主任的职务便利,在向医院设备科提交购买需求时,对设备性能的相关要求完全引用某型号设备的相关技术参数,量身定制招标条件。据悉,伍某在医疗设备采购招投标中为多名医疗设备销售人员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贿赂共计85万元。


11月7日,中纪委在一篇文章中谈到,桂林市纪委监委通过查采购清单、查药品清单、查工程项目清单、看利润空间的“三查一看”方式对市直7家医院进行全面排查,发现医院领导干部在工程承揽、医疗设备采购、药品采购中以权谋私等多个问题,依法留置了5家医院11名领导干部。


过去,医疗领域的专业性和复杂性为“定制式”招标撑起保护伞。情况正在发生转变。据中纪委披露,一位相关办案人员介绍,“大型医疗设备单价高,大家都盯着呢,就那几个知名品牌,再加上参数要求十分明显,懂行的人甚至一看,就能猜出是谁中标。”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定制式”招标保护伞也将被撕开。


03

多省出击,建立医疗器械采购「黑名单」


药品、医疗设备、耗材供应商的非法利益输送成本正在提高。


在查处云南省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原副院长马林昆严重违纪违法案中,云南省纪委监委不仅细查马林昆以医疗设备、药品、耗材采购准入资格为筹码,长期与相关药商结成利益同盟的事实情况,还对案件涉及的药品医疗器械、耗材供应商数十人进行同步查处,并对其中行贿数额大、屡教屡犯、拒不配合调查的8名医药企业高管行贿人采取留置措施。


去年9月,中纪委等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推进受贿行贿一起查的意见》,提出要组织开展对行贿人作出市场准入、资质资格限制等问题进行研究,探索推行行贿人“黑名单”制度。


地方层面正通过市场准入等维度约束医药购销环节的非法利益输送。


据了解,四川省人民医院已取消违规供应商资格64家,涉及年销售金额逾3.58亿元,同时建立违规供应商处罚制度,将20家违规供应商列入黑名单,宣布永久停止合作,延期两年支付货款。涉事供应商公司高管将永久不能参与医院自行组织的招标采购。


安徽省卫健委近期明确,全省医疗卫生机构在医药集中采购时,应当查询安徽省及国家卫生健康委政务网站公布的商业贿赂不良记录信息。对一次列入我省商业贿赂不良记录和五年内二次及以上列入其他省(区、市)商业贿赂不良记录的医药生产经营企业及其代理人,全省医疗卫生机构在不良记录名单公布后2年内不得以任何名义、任何形式购入其药品、医用耗材和医用设备,原签订的购销合同终止。


此外,多省建立行贿人“黑名单”数据库。


例如,陕西省在省级层面建立行贿人数据库,将“围猎”领导干部、存在行贿行为的企业和个人列入“黑名单”,实行动态台账管理。


海南省纪委监委协调全省各级审判机关和检察机关,采集2008年以来全省所有贿赂犯罪案件的判决书、起诉书、抗诉书、终结报告等法律文书共计四千余份,涉及行贿人员近万人次,为建立行贿人“黑名单”信息查询系统提供了基础保障。


伴随监管制度的渐趋严格以及监管手段的不断丰富,医疗购销行业顽疾也将得到进一步治理。


来源: 中纪委网站、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赛柏蓝器械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