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骨髓中仅见到0.5%的裂隙核淋巴细胞引起的反思

归去来兮 2022-4-20 212人围观 技术


作者 | 世淑兰、段绍琴、苏敏

单位 | 昆明市儿童医院,云南省儿童医学中心





前 言


检验科人员是临床医生的眼睛,尤其是形态学,一个异常细胞很可能成为疾病诊断的重要线索。分享一例骨髓中仅见到0.5%的裂隙核淋巴细胞,外周血白细胞大于100×10^9/L,分类以中性粒细胞为主的“不典型”百日咳。



案例经过


患儿女,3个月,1周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咳嗽逐渐加重,伴发热,热峰39.8℃,每日发热1-2次,无寒战、畏寒,咳嗽呈刺激性,痰不多,伴气促、呼吸快,咳嗽剧烈时有面色青紫,无明显喘息。病后到当地住院,给予“头孢哌酮舒巴坦”抗感染等治疗,无好转,为求进一步治疗,遂到昆明市儿童医院就诊。门诊以“重症肺炎”收入院。查体:体温38.9℃,心率140次/分,呼吸65次/分,一般情况及反应差,双肺呼吸音粗糙,可闻及湿罗音及喘鸣音,三凹征(+);肝脏肋下5cm触及,质软,脾脏未触及。


图1  血常规结果


从血常规结果看白细胞119.43×10^9/L,明显升高,Hb 96g/L,伴有肝脏肿大,外院抗感染治疗,效果不佳。临床首先要排除血液系统疾病,故进行骨髓细胞学检查。


骨髓中有核细胞增生明显活跃,粒系:增生旺盛(72%),伴有中毒性改变(可见中毒颗粒,图中红色箭头所指);红系:细胞比例减低(12%);巨核系:增生;成熟淋巴细胞占15.5%,全片偶见裂隙核淋巴细胞(约0.5%)(红色箭头表示)。




图2 骨髓细胞涂片,瑞氏-吉姆萨染色(×1000)


血片观察


人工分类以中性粒细胞为主占60%,其中杆状核粒细胞大于5%,可见中晚幼粒细胞(绿色箭头)占6%,成熟粒细胞胞浆内可见中毒颗粒(蓝色箭头);淋巴细胞占26%,其中裂隙核淋巴细胞(红色箭头)占8%;单核细胞占8%。



图3 外周血细胞涂片瑞氏-吉姆萨染色(×1000)


骨髓和外周血均见到裂隙核淋巴细胞后,首先想到百日咳,第一时间与临床医生联系,建议临床进行百日咳杆菌检测,同时完善呼吸道感染其他相关病原体检测。



图4 感染指标


图5 相关病原体检测


图6 痰培养


图7 血培养


图8 真菌检测


3天后呼吸系统病原体基因检测结果显示,百日咳杆菌、流感嗜血杆菌、肺炎链球菌阳性。


图9 呼吸系统病原体基因检测结果


该患者外周血白细胞明显升高,骨髓及外周血均可见裂隙淋巴细胞,首先想到百日咳。此外,外周血及骨髓均以中性细胞为主,外周血提示核左移,感染指标升高提示,可能合并细菌感染。建议临床医生完善百日咳及呼吸道感染其他相关病原体。最终确诊为重症肺炎、百日咳、流感嗜血杆菌感染、肺炎链球菌感染。



案例分析


百日咳是由百日咳杆菌(Bordetellapertussis,BP)感染引起的急性呼吸道传染性疾病,主要感染对象为1岁内的婴幼儿[1,2],0~3月龄的婴儿由于免疫功能差,易并发重症肺炎、呼吸衰竭、肺实变和百日咳脑病等严重并发症危及生命[3]


部分患儿临床表现及血常规不典型,易漏诊和误诊,致严重并发症甚至死亡[4-5],该患儿外周白细胞明显升高,但分类以中性粒细胞为主,表现为核左移;感染指标明显升高,提示细菌感染,但在外院经抗菌治疗后无明显效果。


转入我院后完善百日咳及呼吸道其他病原学检测后,提示,百日咳合并细菌感染,并发重症肺炎、呼吸衰竭,对症治疗后白细胞明显降低,咳嗽等症状减轻。


近年来的国内外越来越多文献报道,外周血中裂隙核淋巴细胞在诊断百日咳有着重要的意义[6]。但由于裂隙淋巴细胞不仅存在于百日咳感染患者,也见于淋巴瘤患者或其他非百日咳感染患者[7],正常人患者外周血涂片中少见。


因此,裂隙核淋巴细胞不能作为百日咳的特异性指标,当外周血或骨髓中见到裂隙核淋巴细胞时,必须要结合临床及其他相关检查,及时与临床医生进行沟通,才能给临床提供可靠的建议,最终为疾病的诊断和鉴别诊断提供线索。裂隙核淋巴细胞比例的计算:100个成熟淋巴细胞中裂隙淋巴细胞所占比例[8]



案例总结


典型的百日咳外周血以淋巴细胞为主,而该患儿以中性粒细胞为主,且感染指标明显升高,外院仅考虑细菌感染,所以易漏诊。尽管骨髓中仅有0.5%的裂缝核淋巴细胞,但外周血中裂缝核淋巴细胞比例较高,为百日咳的诊断提供重要线索,并给临床提供可靠的建议,最终经核酸检测后确诊为百日咳合并细菌感染。


每一张血片或骨髓片都是病人寻找病因的希望,当一个个细胞呈现在您的眼前时一定要仔细观察,因为每一个异常的细胞都有它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作为检验工作者面对每一份标本都需多一份责任心,同时需要不断学习,努力提高自身的专业知识能力,将所学知识应用于工作中,更好的服务于临床。





[参考文献]

[1]段利娜,刘刚,孔东风,等.2005-2016年深圳市百日咳发病反弹流行病学特征[J].热带医学杂志,2019,19(1):92-94.

[2]刘娜,朱轶姮,栾琳,等.2012-2017年苏州市报告百日咳病例流行病学特征及病例报告情况分析[J].现代预防医学,2019,46(2):356-359+372.

[3]胡云鸽,刘泉波.儿童百日咳247例临床特点及重症百日咳危险因素分析[J].中华儿科杂志,2015,53(9):684-689.

[4]wamyGK, Wheeler SM. Neonatal pertussis, cocooning and maternalimmunization[J]. Expert Rev Vaccines, 2014, 13(9): 1107-1114.

[5]Wu DX, Chen Q, Yao KH, et al. Pertussis detection in children  with cough of any duration[J]. BMC Pediatr, 2019, 19(1): 236.

[6]Gonzalez,Hugo, Maloum, Karim, Remy, Florence, et al. Cleaved lymphocytes inchronic lymphocytic leukemia: a detailed retrospective analysis ofdiagnostic features. Leuk Lymphoma. 2003; 43 (3): 555-564.

[7]TongJ, Buikema A, Horstman T. Epidemiology and disease burden ofpertussis in the United States among individuals aged

0-64over a 10-year period (2006-2015)[J]. Curr Med Res Opin, 2020, 36(1):127-137.

[8]伍金倩,黄道连,崔经和,等.外周血裂隙淋巴细胞计数对百日咳诊断价值的研究[J].实验与检验医学,2020,05:872-875.


END

来自: 检验医学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