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临床医生体验了一把核酸检测志愿者,感慨:做检验真难啊! ...

归去来兮 2022-4-7 227人围观 人物

上海这一段时间又迎来了一波疫情,而且比以往时候来的更猛一些。


网上真假消息满天飞 ,黑的、粉的、反驳黑的、反驳粉的,应接不暇,各种群里传递着不知真假的信息。



作为疫情中心的一员,也实实在在感受到了疫情的冲击。


先是上周一医院门急诊有一个密接,导致大量同事被隔离,和我一个组的小姑娘也因为去了门急诊被要求居家隔离。


然后我就一人承担了两个人的任务。


有苦难言。


后来,形势越来越紧张,每天填不完的报表,测不完的核酸。


到了周末,大好春光、风和日丽,本来约好了和朋友一起去公园遛狗小聚,也因为疫情不得不放弃。


自己在网上又看到了所谓「奥密克戎大号流感」、「死亡率 0.03%」、「与新冠共存」等等说法,联想到这一眼看不到边的防疫措施,更是悲愤交加,忍不住在小群里吐槽——


「这啥时候是个头啊,还不如放开与新冠共存」。


群里有人支持,有人反对,各有各的道理,谁也说服不了对方。


直到,前两天。


我们规培基地党支部的群里,支部书记突然发了一则通知,说是医院招募志愿者,参加核酸检测工作。



我毫不犹豫立刻报了名,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这是一位十年党龄老共产党员的崇高信仰。



开玩笑哒,哪有这么高尚嘛,当时考虑了一会,有点想去,想去是因为确实想参与一下抗疫工作,不然自己这党员身份有点说不过去,不想去是害怕耽误自己正常的规培,平时工作负担加重。

纠结了 42 分钟之后,我还是报名了。当然,绝对不是因为有补贴。

后来书记通知我入选了,我连忙告诉了媳妇。

媳妇说,「抗疫事大,你不要管我,也不要管家里的孩子,我会照顾好他们的,你一定要把工作做好,为上海抗疫工作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我和孩子们会为你感到骄傲的!」

就这样,我加入了医院临时志愿者队伍。我也因为这个,没能参加儿子的骨折手术,内心愧疚不已。

骨科医生帮忙看看哪里骨折,有无手术指征

第一天早上,我就参加了培训,主要是讲如何穿脱防护服。

说来惭愧,作为一个医务工作者,疫情已经快 3 年了,竟然还从来没穿过防护服。我经过培训,顺利拿到了穿脱防护服合格证书。

学完之后,我就准备参加第一次工作了。后来知道,我们的工作并不是去测核酸,而是去检验科帮忙。先去的小伙伴说,就是扫扫码、录入录入信息,减轻他们的工作压力。

我按照排班来到了发热门诊地下一楼,七拐八拐来到了检验科,按照之前学的方法——

戴帽子→戴 N95 口罩→戴第一层手套→穿鞋套→穿防护服→戴面屏。

噔噔噔噔,您的大白版情歌已上线。

防护服都掩盖不了的帅(sao)气

又经过几个房间,终于来到了 2 区,旁边还有 1 区和 3 区,应该是分工不同的场所。

「老师,我们是志愿者,来帮忙的。」

「欢迎欢迎,来来来,我跟你们介绍一下工作。」老师非常热情,告诉我们主要工作就是把转运过来的样本编号,同时扫码录入信息,之后放在一边就可以了。

加样工作主要由他们完成。

我和另一个兄弟马不停蹄地开始了扫码录入信息,结果很快就堆满了桌面,而另一边加样工作赶不上进度。

样本编号及扫码工作

一旁的老师突然想到了什么,「你们会不会这个啊?」

我看了看老师的操作,嘿,就是用移液枪把样本加到 96 孔板里啊!也是,这不就是做 RT-PCR 么。

「这咋不会啊,读博的时候天天干。」我大言不惭地说道。

「那你来加样吧!」

就这样,我从一个扫码员,光荣地升级为一个加样员。

谁知道,这加样比扫码可累多了,一个架子 32 个样本,一个板子要加 64 个样本,手就不停地移来移去,装枪头、吸样、加样,神经还得紧绷不能加错,弄了一会我就累的不行。


当初从美国准备回国的时候,和实验室里的老板、老师们合影留念,看着超净台、移液枪和枪头,我对它们说道,「再见,再也不见。」

没想到,今天还是「再见」了,坐上了超净台、用上了移液枪,自己这学术型博士唯一学到的一点小技巧竟然派上了用场。

加着加着,过了一会,我就觉得很不舒服了。

一是防护服太闷,虽然之前培训的老师提醒我们别穿太厚,我也提前换了洗手衣,可我还是觉得闷热,早知道里面就光穿一条内裤了,可惜不符合规定。

二是 N95 戴着也非常难受,那带子崩在脑袋上,绷得紧紧的,更别提费力透气的感觉了。

三是重复操作的疲惫感,我曾经吐槽过在 ICU 轮转做血气的无聊,这做核酸加样的疲惫感和无聊感十倍不止。

加样完成备份的样本

还好,我们只有 4 个小时,我不停地看表,终于快结束了。

「老师,你们上班要上多久啊?」我闲聊地问道。

「还好,8 个小时左右吧,比之前在科里工作轻松一点,到点就可以下班了,之前在检验科样本不做完不能下班的。」坐在一旁的老师一边笑,一边扫码。

哒哒哒哒,他们扫码速度比我们快得多。

「是啊,还有人聊天,在科里哪有人聊天呀。更重要的是。。。」另一个老师说到一半不说了。

「是什么呀?」

「你们别笑话我呀,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这工作是有意义的。」她一边说,一边加着样,无比认真。

我突然想到,之前自己的牢骚和埋怨,是那么地自私和廉价。

每天确诊例数的增加,背后是无数像检验科老师这样的人,日夜兼程、连续加班才筛查出来的。

「咱们一天能测多少个样本呀?」我好奇地问道。

「大概好三万个吧。」老师淡淡地说道,这只是一个医院分部检验科的工作量。

这一段时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参与到了核酸检测的工作中来,又付出了多少心血。

4 小时到了,我结束了工作,脱了防护服,脑门上都是 N95 的印子。这时我又想起了那些新闻里的姑娘们,穿 24 小时防护服之后脑袋上的血印子,比我这严重多了。


世上没有所谓的感同身受,只有你真正换到这个位置,你才能体会到别人的不容易。

既然如此,不如少说一点闲言碎语,不传谣、不信谣,积极配合上海防疫工作,让我们一起打赢这场战斗!我相信,春天一定会到来!

END
来自: 我想逗乐这个闷闷的世界 | 作者:唱不完的情歌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