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抵御疾病的第一道防线,这个风湿指标太重要了!

归去来兮 2021-1-26 170人围观 技术




风湿病的警报器,快来了解一下~



今天我们来谈谈风湿免疫病中常见的一个指标——补体。究竟什么是补体,它在我们免疫系统发挥什么作用,和风湿病又有着怎样的关系呢?我们接着往下说。


01

补体是什么?


首先是哲学终极问题第一问之你是谁?补体(Complement,C)是存在于正常人和脊椎动物血清与组织液中的一组经活化后具有生物活性、可介导免疫和炎症反应的蛋白质[1]。之所以称之为补体,是因为在19世纪末Bordet证实了新鲜血浆中含有一种不耐热成分,可辅助和补充特异性抗体,介导免疫溶菌、溶血作用。绝大部分的补体在肝脏中合成,在一定的条件下被激活,形成具有活性的酶。


整个补体是一个庞大的系统,由30余种成分组成,根据生物学功能的不同主要分成三类,包括固有成分、调节分子和受体成分。补体系统在机体免疫调节上发挥着巨大的作用,通俗来说它是链接特异性免疫和非特异性免疫之间的桥梁。补体系统是机体抵御病原体入侵的第一道防线,可以保护机体免受感染,其次补体还在免疫复合物的清除和组织修复再生上发挥了重要作用[2]


根据激活物的不同,补体系统可分为三条主要途径,即经典途径、凝集素途径(MBL途径)、旁路途径。耳熟吗?没错,就是免疫学里面大家学过但永远也记不太住的补体激活途径(图1)。经典途径是依赖抗体的激活途径,主要参与成分包括C1(包括C1q、C1s、C1r)、C4、C2、C3、C5-C9、Ca2+、Mg2+等。凝集素途径主要参与成分在经典途径上多了甘露糖结合凝集素(MBL)、丝氨酸蛋白酶。而旁路途径中C3可被直接激活,再按顺序完成C5-C9的激活过程。


当然,今天小编并不打算教大家如何记忆这三条途径,但是有一点需要大家知道的就是这三条途径都会汇集于补体C3上,尤其可见C3在其中具有重要地位。

 图1 补体激活途径


02

补体有问题,一定有风湿病?


随着研究的不断进步,人们普遍认为补体的激活与风湿病之间存在密切的关系,补体缺陷或功能异常往往是风湿病发生的重要诱因[3]。下面我们简单谈谈几个与补体相关最常见的风湿病。


1
系统性红斑狼疮(SLE)


在众多风湿病中,最常与补体被一起提及的就是SLE。一方面补体激活促进了SLE的活动,另一方面补体缺乏是SLE发生的危险因素,尤其是C1q的缺乏[4]


SLE的组织损伤机制可能是通过免疫复合物型变态反应介导的,其中II型、III型变态反应增强,可导致补体的消耗增多。因此在临床上我们往往会看到SLE的患者抽血评估的时候检查补体,常用的有总补体CH50、C3、C4。C3低下可作为SLE活动的提示指标之一,而C4低下除了考虑SLE活动外,要注意还可能在提示SLE易感,此外还有研究表明C4的降低早于C3及其余补体成分,回升则更晚,临床上应引起注意。


2
抗磷脂抗体综合征(APS)


抗磷脂抗体综合征是一组由抗磷脂抗体引起的血栓、习惯性流产、血小板减少等临床征象的总称。补体活化在APS患者血栓形成、流产、胎儿迟缓发育中都具有重要作用,而抗β2GPI抗体又在补体活化的过程中具有重要作用[1,5]


3
抗中性粒细胞胞浆抗体相关性血管炎(AAV)


AAV是指与ANCA密切相关的原发性坏死性小血管炎,其临床表现多样,可累及多系统,包括显微镜下多血管炎(MPA)、肉芽肿性血管炎(GPA)和嗜酸性肉芽肿性血管炎(EGPA)。对于此类疾病,人们最初认为补体在其中不起主要作用,因为患者很少出现全身低补体血症,然而后面在动物模型上发现补体在该疾病中存在重要作用,且通过C5aR信号途径的激活及C5a的产生来实现。


在2020年已开展了使用补体抑制剂Avacopan治疗AAV的III期临床研究,初步结果表明该药有效,是未来治疗AAV的新武器。


4
骨关节炎(OA)


一些研究已经表明OA患者的滑膜、滑液中存在着补体激活,与健康正常人相比,他们关节液中的补体水平升高,而补体水平的升高可能是介导关节内炎症介质释放的重要原因,进而导致滑膜炎和关节破坏的发生[6]

03

总结


 通过今天的文章让大家对补体的认识更近了一步,我们一起回顾一下几个关键点。



1、 补体是存在于人体血清与组织液中的一组经活化后具有生物活性、可介导免疫和炎症反应的蛋白质,多数在肝脏合成。


2、 补体具有保护机体免受感染,清除免疫复合物、帮助组织修复再生及作为桥梁沟通特异性免疫和非特异性免疫的功能。


3、 补体系统包括三条主要途径——经典途径、凝集素途径(MBL途径)、旁路途径,其中三者交集C3具有重要地位。


4、 补体的激活与风湿病之间存在密切的关系,补体缺陷或功能异常往往是风湿病发生的重要诱因。


5、 临床上补体的数值可为临床医生判断风湿病病情提供预警,值得引起注意。



参考文献:

[1]曹博,赵怡霞,江嫚,王文静.补体系统及其与自身免疫性疾病关系概述[J].生物学教学,2018,43(03):66-68.
[2]Varela JC, Tomlinson S. Complement: an overview for the clinician. Hematol Oncol Clin North Am. 2015 Jun;29(3):409-27. doi: 10.1016/j.hoc.2015.02.001. Epub 2015 Apr 4. PMID: 26043382; PMCID: PMC4456616.
[3]Dijkstra DJ,Joeloemsingh JV, Bajema IM, Trouw LA. Complement activation and regulation in rheumatic disease. Semin Immunol. 2019 Oct;45:101339. doi: 10.1016/j.smim.2019.101339. Epub 2019 Nov 9. PMID: 31718864.
[4]Trouw LA,Pickering MC,Blom AM.The complement system as a potential therapeutic target in rheumatic disease. Nat Rev Rheumatol. 2017 Sep;13(9):538-547. doi: 10.1038/nrrheum.2017.125. Epub 2017 Aug 10. PMID: 28794515.
[5]Chaturvedi S, Braunstein EM, Yuan X, Yu J, Alexander A, Chen H, Gavriilaki E, Alluri R, Streiff MB, Petri M, Crowther MA, McCrae KR, Brodsky RA. Complement activity and complement regulatory gene mutations are associated with thrombosis in APS and CAPS. Blood. 2020 Jan 23;135(4):239-251. doi: 10.1182/blood.2019003863. PMID: 31812994; PMCID: PMC6978159.
[6]何芸,陆巍.关节内补体激活参与骨性关节炎的发生发展[J].贵州医药,2020,44(04):541-542.


本文首发丨医学界风湿与肾病频道
本文作者丨 Cindy
本文审核 |  陈新鹏 副主任医师

来自: 医学界风湿与肾病频道 | 作者:Cindy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