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前沿 | JAMA:血脂管理不止是胆固醇和甘油三酯?还有一个指标越来越受关注 ...

归去来兮 2020-7-28 37人围观 技术

▎药明康德内容团队编辑


随着新兴证据的不断涌现,在血脂管理中,除了人们熟悉的胆固醇和甘油三酯,另一个指标——载脂蛋白B100(apoB)也开始受到更多重视。这是为什么呢?

在《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最新发表的文章中,来自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阿姆斯特丹大学(University of Amsterdam)和米兰大学(University of Milan)的三位专家阐述了关于脂质、脂蛋白与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ASCVD)的最新认识,以及对血脂管理临床实践的影响。

截图来源:JAMA


结合这篇文章和公开资料,药明康德内容团队将在今天的文章中为大家介绍apoB脂蛋白在ASCVD的发展和管理中的重要作用。

脂质和脂蛋白的动态转运与ASCVD



要理解这两种成分对疾病的影响,就要谈到两种成分的动态关联。

血脂检查中常看的指标,胆固醇和甘油三酯,都是脂质的主要类型。在人体的血液中,转运脂质的则是脂蛋白。换言之,这些脂质是作为“乘客”,搭上了“脂蛋白”的车,而且一路上也可能会上下车。在这个过程中,肝脏则像一个“中央车站”。

对于高密度脂蛋白(HDL)和低密度脂蛋白(LDL),这一点是相似的。不过相较于LDL将脂质带到外周组织HDL更多是对胆固醇的反向转运,也就是不断将胆固醇从外周组织运输到肝脏

▲脂质运输系统示意图。蓝车为HDL,绿车为LDL,胆固醇、甘油三酯等脂质都是这些“列车”上的“乘客”。HDL和LDL“列车”上的脂质“乘客”还会相互交换(图片来源:参考资料[2])

对于LDL来说,最初从肝脏中被分泌到血液中时,还是极低密度脂蛋白(VLDL),组成包括胆固醇、甘油三酯和一个载脂蛋白B100分子(apoB)。

接着,在脂蛋白脂肪酶的作用下,甘油三酯会被迅速移除(“下车”),用于提供热量或储备热量来源。随着甘油三酯的移除,脂蛋白又变成了VLDL残留颗粒。大多数甘油三酯都移除后,脂蛋白变得更稠密,这才成为了低密度脂蛋白(LDL)。

不难看出,无论是VLDL,VLDL残留颗粒,还是LDL,其实是apoB脂蛋白在血液循环中的不同阶段,主要差别在于其携带脂质含量的变化。

从VLDL到LDL的变化过程通常需要6个小时,而LDL会在血液中循环约48小时,因此apoB脂蛋白近90%的时间都以LDL的形式存在。LDL最终又会通过肝细胞上的LDL受体从血液中进入肝脏。

然而,无论脂质含量如何,在任何时候,只要直径小于70nm,apoB脂蛋白都可以穿过内皮屏障。在这个过程中,大多apoB脂蛋白会通过淋巴系统重新进入到血液循环中,而一部分也可能就此被“困”在动脉壁中。一旦“困”住,apoB脂蛋白释放的胆固醇就可能会引起或加速动脉粥样硬化斑块的形成。日积月累,这会导致动脉粥样硬化斑块逐渐增大。

▲apoB的动态变化,以及对动脉粥样硬化的影响。①肝脏分泌VLDL,包含胆固醇(蓝色)、甘油三酯(粉色)和一个apoB分子(黄色);随着甘油三酯移除,变为②VLDL残留颗粒和③LDL。在血液循环中,部分apoB脂蛋白会被困在动脉壁中,释放的胆固醇导致动脉粥样硬化。(图片来源:参考资料[1])

胆固醇和甘油三酯不是完美的指标



基于上述脂质、apoB脂蛋白引起ASCVD的动态过程,不难理解,降脂治疗的目标是减少可能被困在动脉壁中的apoB脂蛋白的总数。

由于每个apoB脂蛋白都含有一个apoB颗粒,因此,理论上测量apoB颗粒就可以直接反映apoB脂蛋白。

然而,现行测量指标更多的是对apoB脂蛋白的估计值。

通常的血脂检测,测的是LDL-C(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和甘油三酯。LDL-C是apoB脂蛋白在LDL阶段某个时刻所携带的胆固醇,是一个“静态”的值,相对于动态代谢过程,LDL-C并不等同于LDL形式的apoB脂蛋白,而是一个估计值。相似地,甘油三酯也是对VLDL和VLDL残留颗粒(富含甘油三酯的apoB脂蛋白)的估计值

基于对LDL-C和甘油三酯的测量,可以估算出所有apoB脂蛋白所携带的总胆固醇(即非HDL-C),也是对血液中的apoB颗粒总数的估算。

JAMA文章作者团队指出,这种间接估算apoB脂蛋白总量的做法,可能会混淆脂质和脂蛋白在ASCVD发生发展中的作用,进而也会影响对降脂疗法的评估。

▲血脂检测通常测的是总胆固醇、HDL-C、LDL-C和甘油三酯(图片来源:123RF)


那么,apoB能反映降脂疗法的临床获益吗?



近年来的数据表明,比起apoB颗粒所携带的脂质含量(如LDL-C和甘油三酯),ASCVD风险更多与血液中apoB颗粒浓度有关。

比如,CETP(胆固醇酯转移蛋白)抑制剂可抑制胆固醇向LDL颗粒的转移,从而减少血液中的LDL-C水平。然而,有研究表明,CETP抑制剂的降脂疗效并不与LDL-C的降低程度呈正比,而更多与apoB脂蛋白降低程度呈正比。

同时,还有研究提示,由于遗传因素而LDL-C和甘油三酯水平偏低的人群,所获得的ASCVD风险降低程度,与apoB水平减少关系更密切。

对临床实践的启示



结合上述ASCVD机制和研究证据,JAMA文章作者指出,降脂治疗不止要关注甘油三酯或LDL-C,最佳降脂疗法应该要能够最大程度地减少apoB颗粒。

如前文所述,由于通常血液中的apoB颗粒有近90%是LDL颗粒,通过减少LDL颗粒而减少LDL-C的疗法,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可以成为首选降脂疗法。

如果要再进一步降低血脂,对于甘油三酯水平没有明显升高的人群来说,另一种相同机制(减少LDL颗粒)的疗法可能可以最大程度地减少apoB颗粒。

目前常见的他汀类药物、依折麦布和PCSK9抑制剂,都是通过上调LDL受体而促进对血液中LDL颗粒的清除。在随机试验中,这些疗法也均被证明可降低ASCVD事件的风险。

相反,对于甘油三酯明显升高而LDL-C水平较低的人群而言,VLDL残留颗粒可能对apoB脂蛋白总量影响更大,因此降低甘油三酯的疗法可能有助于控制apoB脂蛋白的总量。

基于这些考量,2019年欧洲心脏病学会/欧洲动脉粥样硬化学会血脂异常管理指南首次推荐了测量apoB水平以帮助评估ASCVD风险和选择降脂疗法。

图片来源:123RF


ASCVD仍是主要的疾病杀手,期待随着对疾病和疗法认识的不断加深,我们能有更多针对apoB脂蛋白的创新疗法,也有更好的检测方法用于支持疗法选择。


参考资料(可上下滑动查看)

[1] Ference BA, et al., (2020). Lipids and Lipoproteins in 2020. JAMA, DOI: 10.1001/jama.2020.5685

[2] Angie S Xiang, et al., (2019). Rethinking good cholesterol: a clinicians' guide to understanding HDL. The Lancet Diabetes & Endocrinology, 10.1016/S2213-8587(19)30003-8


来自: 药明康德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