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未来走向预测,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谈“新冠病毒” ...

面气灵 2020-2-12 308人围观 人物



医趋势一直密切关注着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进展。我们一起用最科学的态度来做好正确的准备。


最近《美国医学会杂志 》(JAMA)上发表了两篇文献:《武汉市内的138例住院的新冠状病毒肺炎》《13例北京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病例分析》,和一篇来自钟南山团队写的全国1099例病例汇总。并且对现任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 (NIAID)所长, 安东尼·弗契医生进行了访谈,发表了他对中国此次新冠病毒的看法。主要对病毒性质、未来走向等进行了分析预测。


JAMA还专门为2019-nCoV做了专题页,向全球免费开放,也有不少翻译成中文的资源。大家有兴趣可以进一步查阅(文末链接)。


安东尼·弗契医生80年代艾滋病毒横扫美国时对控制美国的艾滋病毒疫情做出重大贡献,是一位元老级人物,他也是全球抗击“埃博拉”领军人物之一。

疫情刚开始,美国国立卫生研究所(NIH)在当地时间1月28日举行的记者会上公布,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已着手与美国其它相关企业联合进行疫苗研发工作,其中包括Moderna公司的mRNA疫苗,预计将在3个月内进入第一阶段临床试验

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病毒“狡猾”,平均1人传染给2.2个人


《武汉市内的138例住院的新冠状病毒肺炎》文章来自武汉中南医院团队。

数据显示在138例住院病人中,平均年龄56岁,36人( 26%) 住进了重症病房(ICU),死亡率为4.3%。
 
其中值得关注的是怀疑院内感染率高达41%,其中40名为医护人员感染,17名为已住院病人感染。
 
从这个报告中的病例推论R0(基本传染数)为2.2, 也就是平均1人会传染给2.2个人

更多细节:病人的主要症状发烧(99%), 乏力(70%),干咳(59%)。血检中常见出现白细胞低(70%),凝血酶时间延长(58%),乳酸脱氢酶升高(40%),所有患者的肺部均出现双侧斑片状阴影或毛玻璃样混浊。大多数患者接受抗病毒治疗(奥司他韦,90%),许多患者接受抗菌治疗(莫西沙星,64%;头孢曲松钠, 25%;阿奇霉素, 18%)和糖皮质激素治疗(45%)。

 
与未在重症监护室中接受治疗的患者(n=102)相比,在重症监护室中接受治疗的36人年龄更大,更可能患有基础疾病,更容易出现呼吸困难和厌食。在ICU的36例患者中,有4例(11%)接受了高流量氧疗,有15例(42%)接受了无创通气,有17例(47%)接受了有创通气(4例转为体外膜氧合,也就是ECMO)。

从首次出现症状到呼吸困难的中位时间为5天,到入院时间为7天,到急性呼吸窘迫综合症(ARDS)时间为8天。

安东尼·弗契医生点评:这个时长相对缓慢。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时,历史上记载有人短短24小时内就从完全正常到死亡。而这次的病毒有些症状开始比较缓和,但会在人体中经过一段时间后恶化,十分“狡猾”,所以即使开始症状缓和,也不可轻视

名词解释:急性呼吸窘迫综合症(英語:Acute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缩写为ARDS),是在严重感染、休克、创伤及烧伤等疾病过程中,肺毛细血管内皮细胞和肺泡上皮细胞炎症性损伤造成的弥漫性肺泡损伤,导致的急性低氧性呼吸功能不全或衰竭。(来自维基百科)


病毒更像严重的流感病毒

 
《13例北京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病例分析》数据显示,患者平均年龄34岁,其中2名儿童(2岁和15岁)。12名患者本人或有亲属在疫情早期访问过武汉(平均停留2.5天),1名患者没有和武汉有直接接触(怀疑北京亦有本地疫情传播)。
 
从病情来看,4名患者进行了胸部X光片检查,而9人接受了CT。5人的图像未显示出任何异常。1人胸部X光片显示左下肺混浊,有6人在右肺或双肺中观察到毛玻璃样混浊(图)。截至2020年2月4日,所有患者均已康复,但12例仍在医院隔离。
 
从这两篇文章来看,武汉住院病人的病情程度要比北京病人的报告严重许多,这也和我们已知公布的死亡数据相符- 来自丁香园目前数据:武汉死亡748人,确诊18454人,死亡率为4% ;湖北死亡974人,确诊31728人,死亡率为3%;全国其余省城死亡43人,确诊10986人,死亡率为0.4%
 
我们可以推测:死亡率在武汉市可能是被高估的武汉作为疫情中心,感染人数多,出现严重的医疗挤兑,院内交叉感染,包括多名医护人员。住院的都是重症病人,很多轻微病人可能没有被确诊,所以没有出现在统计数据里

而其余省份的死亡率有可能被低估,因为一些病人还在潜伏期或发病过程中。
 
作为比较,季节性流感病毒死亡率为0.1%, 而SARS死亡率则高达10%。

安东尼·弗契医生点评:现在的“新冠病毒”在传播效率和死亡率上看上去表现的更像是严重的流感病毒,而不是SARS。

预测:春夏季,冠状病毒的传播会慢慢消失


《钟南山院士领衔的全国1099个患者数据》,这是目前公布的最大病人数据整理,预印本发表在medRxiv 上(这篇还未经过同行评审和正式发表)。
  
其中数据和结论里最值得关注的是潜伏期为0-24天,中位潜伏期为3天。(大家不要对24天产生恐惧,很有可能是极个别案例)。50% 的病人CT出现毛玻璃样混浊,感染的死亡率为1.4%

安东尼·弗契医生访谈的其他要点:
1. 基本传染数(R0)目前估计在2-3之间,也就是平均一人可以传播给两到三人,病毒传播仍在流行。 
2. 无症状(潜伏期)传播确实有。
3. 母婴垂直传播:目前没有确实证据。 
4. 主要转播方式:呼吸道飞沫和接触传播,其他传播途径(口粪或气溶胶等)目前没有确实证据。
5. 可能有效的抗病毒药物:目前在研究的有瑞德西韦,和一种抗艾滋复合药物:洛匹那韦/利托那韦。
6. 新型冠状病毒传播疫情的未来走向预测:
一般来说,冠状病毒具有季节性,到了春夏季,气温回升,冠状病毒的传播就会慢慢消失。

应对公共卫生“警报”全球一体对抗


随着迎来了开工和返程高峰,大家也渐渐回归正常的工作生活。但某些省市却出台不允许外来人员进入的政策,一些返工的朋友表示“我与开工,隔了一个封城的距离”。


其实封省封市封国的隔离是不通人情的,更应该做的是共同帮助抵抗病毒传播。做到在医学防疫方面严格管控即可,规定返回人员必须强制隔离14天到一个月,确保安全再让其进入没有疫情的区域。


一位2015至2017年在温哥华总医院做过病房消毒和清洁工作的朋友分享给大家传染病的预防措施

1、消灭传染源,治疗;

2、切段传染途径,隔离;

3、保护易感人群,预防。


而目前阶段中国的疫情控制,只有第二个可行,隔离!因为传染源已经耽误了最早的发现,而尚未有有效的治疗药物或疫苗、抗毒血清。但是治疗、传染源的来源,和病毒的结构和基因构成还是要彻查清楚,为了将来不再发此类灾难。


应对公共卫生疾病,已经不只是一个区域需要面对的,别的区传染也会迟早影响到本区域,这就是为什么日本,韩国这些近邻极力帮助我们抗病毒传播的原因,而不只是人道帮助


但是单靠一个办法还是进展很慢,不配合的无知人群还会传播破坏隔离的成果,造成新的传染,这样隔离就没有截止日期!所以不但要配合隔离,还要早日造出药、疫苗、血清,双管齐下,才更加有效


此外,医院病房消毒和清洁工作分为:

1、普通非传染日常消毒清洁:需要戴医用手套,使用普通消毒液;

2、接触类传染病原消毒清洁,contact:需要穿戴隔离服,手套,使用特殊消毒液;

3、空气漂浮传染病原消毒清洁,droplet:需要穿戴头罩,外科口罩,护目镜,隔离服,手套,使用特殊消毒液;

4、气生菌传染病原消毒清洁,airborne气溶胶:需要穿戴头罩,N95口罩,隔离服,手套,使用特殊消毒液。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严格的措施是指医院。


2月10日世卫组织专家组也抵达北京,与中国同行通力合作抗击全球疫情。此前(WHO)总干事谭德塞在记者会上表示,由布鲁斯·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博士带领的先遣组将和中国的医学专家一起,确保大家拥有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所需的所有专业知识。

资料显示,领导先遣组的艾尔沃德是一名来自加拿大的流行病学专家,已在世卫组织任职28年。2015年到2016年间,他领导了世卫组织紧急卫生计划(WHEP)的策划和实施。2014年9月至2016年7月,他曾领导世卫组织应对埃博拉疫情,并为联合国的埃博拉紧急响应计划(UNMEER)提供战略和技术上的领导。


2月10日世卫组织记者会实况录像。来源:推特


除了介绍WHO专家组的情况,谭德塞也对全球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紧迫性提出了警告。他说:“目前出现了一些没有去过中国的人传人案例,令人担忧。尤其是在法国和英国的最新案例。”他说:“这些病例可能会是足以燎原的星星之火(the spark that becomes a bigger fire),但目前还只是星星之火。我们的目标仍是有效控制(疫情)。”


在新闻发布会上,世卫组织特别强调对卫生防疫系统较弱的国家给予关注。目前,世卫组织已在全球确定了168个拥有诊断新冠病毒能力的实验室。同时,世卫组织已向非洲14个国家发送了测试盒。另一批可检测15万份样本的测试盒也于10日当天发送至全球80个实验室。


世卫组织紧急卫生计划执行理事莱恩


世卫组织紧急卫生计划执行理事莱恩指出,尽管防疫形势严峻,但尚无证据证明国际上出现 “超级传播者”。人们应该正常生活,不能完全将一切活动暂停,但要用风险管理的手段防控风险



从目前形势看,可能的情况是:病毒继续蔓延,但到了春夏季病毒会消失。第二年,有可能卷土重来,但这时有一部分人会有抗体,病毒不会向第一次那样猛烈。如今的流感病毒,就是这样的趋势:每年都卷土重来,但总体杀伤力比较小,而且也有了抗病毒的药物。
 
在目前积极的隔离治疗和公共卫生手段下,最好的情况是减少R0让这个病毒的传播终止。如同SARS的结果,以全球消灭了SARS病毒的流行而告捷。这个结局现在还无法预测。但我们相信,寒冬过后,春天一定会来!


参考资料:
JAMA 2019-nCoV的专题页: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pages/coronavirus-alert#scientific-resources
安东尼·弗契访谈: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g5PjvbVioA
《武汉市内的138例住院的新冠状病毒肺炎》全文链接: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fullarticle/2761043
《13例北京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病例分析》全文链接: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fullarticle/2761043
《来自钟南山院士领衔的全国1099个患者数据》全文链接: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2.06.20020974v1


来自: 冰球说医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