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上海首例儿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面气灵 2020-2-5 245人围观 医学


本文刊于:中华儿科杂志, 2020,58(2) : 86-87

DOI: 10.3760/cma.j.issn.0578-1310.2020.02. 002

作者:蔡洁皓 王相诗 葛艳玲 夏爱梅 常海岭 田鹤 林怡翔 朱启鎔 王建设 曾玫

单位:国家儿童医学中心 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感染传染科


摘要

报道上海第l例确诊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感染患儿的诊治经过。患儿 男,7岁,因"发热3 h伴咳嗽"以及父亲被确诊2019-nCoV感染的肺炎收入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负压病房。经过对症治疗后治愈。儿童2019-nCoV感染临床表现相对成人较轻,家庭内传播是儿童感染重要的途径。本例患儿虽然症状轻,但恢复期连续2次2019-nCoV核酸检测阳性,提示需要观察轻症儿童病例在恢复期无症状排毒的传染性。


患儿 男,7岁,主因"发热3h伴咳嗽"于2020年1月19日入住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患儿1月19日晚开始发热,体温最高38.3℃,伴轻微咳嗽,鼻腔有分泌物,无气促、呼吸困难,自诉恶心伴纳差,无呕吐、腹泻、腹痛、头痛和乏力。当晚即来本院发热门诊就诊,门诊采集鼻拭子及咽拭子标本快速检测甲型和乙型流行性感冒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及腺病毒抗原均为阴性。患儿生长发育正常,既往身体健康,无基础疾病,完成儿童期免疫规划推荐的疫苗。患儿于2020年1月9日随父亲抵达武汉探望做手术的祖父,患儿父亲1月11日上午出现发热和轻微咳嗽,体温37.3~38.0℃,口服中成药(具体不详),1月11日晚患儿与父亲返回上海。患儿父亲1月12—13日无特殊不适,1月14日再次发热,热峰达39℃,1月16日因发热伴咳嗽加重就诊上海某医院,胸部CT提示双肺渗出,给予左氧氟沙星口服,居家治疗。1月18日患儿父亲因咳嗽不断加重伴发热被收住院隔离治疗,1月19日确诊新型冠状病毒(2019 novel coronavirus,2019-nCoV)感染。患儿母亲无发热及呼吸道感染症状,患儿妹妹在老家居住,近14d与父母及患儿无接触。患儿入院体格检查:体温37.5℃,心率102次/min,呼吸26次/min,血压92/58mmHg(1mmHg=0.133 kPa)。精神反应可,全身皮肤黏膜完整,无皮疹,结膜无充血,口唇红,咽部轻度充血,双侧扁桃体略肿大,无渗出,呼吸平稳,双肺呼吸运动对称,两肺呼吸音清,未及明显干湿性啰音,心音有力,心律齐,未及杂音,腹部平软,无压痛,肝脾肋下未及,四肢肌力和肌张力正常,神经系统检查无异常。辅助检查:1月19日胸部X线片示两肺纹理增粗(图1A);1月19日末梢血血常规示白细胞16.0×109/L、淋巴细胞百分比0.229、中性粒细胞百分比0.702、血小板138×109/L、红细胞4.74×1012/L,C反应蛋白15 mg/L;1月19日鼻拭子和咽拭子标本快速检测甲型和乙型流感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及腺病毒的抗原结果均为阴性。1月20日血清降钙素原(procalcitonin,PCT)0.07μg/L,血培养阴性;1月20日血清检测腺病毒、流感病毒、副流感病毒、呼吸道合胞病、肺炎衣原体、Q热立克次体、嗜肺军团菌抗体IgM均为阴性;1月20日血清天冬氨酸转氨酶33 U/L,丙氨酸转氨酶17 U/L,磷酸肌酸激酶127 U/L,肌酸激酶同工酶29 U/L,肌酐29μmol/L;1月20日凝血指标正常,D-二聚体0.58 mg/L;1月20日粪常规和尿常规无异常。入院第6天后复查血常规、胸X线片和血清生化指标无异常(图1B)。

图1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儿胸部X线片 A:病程第1天,双肺纹理增粗,右肺内带和左心后区模糊,但未见明显斑片影;B:病程第6天复查,明显好转,双肺未见明显异常


诊治过程:患儿作为高度疑似2019-nCoV感染病例入传染病区负压隔离病房观察治疗,给予清热解毒、解表类中成药口服。入院第2天患儿有过1次低热,体温37.8℃,此后体温持续正常,咳嗽偶尔发作无加重,食欲改善。1月19日入院当天采集鼻拭子及咽拭子并送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2019-nCoV核酸,结果呈阳性,确诊为2019-nCoV感染;1月24日(发病第5天)和1月28日(发病第9天)复测上呼吸道标本核酸仍为阳性,1月31日和2月1日连续两次复测转为阴性,予出院。


患儿母亲陪患儿住院,同时采集患儿母亲鼻拭子和咽拭子标本并送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2019-nCoV核酸,结果呈阳性。患儿母亲虽然1月11日开始接触患儿及患儿父亲,但尚未出现发热、呼吸道症状以及其他系统症状。


讨论

2019年12月我国武汉出现2019-nCoV感染暴发流行的疫情,最初确诊的41例成人肺炎患者中,重症13例(32%),死亡6例(15%),显示2019-nCoV感染所致疾病的严重性[1]。疫情的快速扩散提示2019-nCoV在人群中具有较强的传播力。截至2020年1月31日24时,我国报告的确诊病例数多达11 791例[2],儿童病例报道少,尚无重症病例报道。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MERS)暴发期间,儿童病例数远远少于成人病例数,而且重症病例少,无死亡病例,儿童MERS无症状和轻症感染病例居多[3,4]。结合既往经验和目前疫情通报情况,预计儿童对于2019-nCoV的易感性要明显低于成人,病例数不会很多。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基于2020年1月22日武汉已确诊的425例2019-nCoV感染的肺炎患者的流行病学调查数据,估算2019-nCoV的基本再生数R0值为2.2(R0表示一个病例进入到易感人群中,在理想条件下有能力感染的二代病例个数),提示人际间传播性较强[5]。目前报告的确诊病例数几乎都是肺炎病例,而且病原学筛查主要针对疑似肺炎患者,儿童如果表现为轻症感染就有可能被漏诊,因此,实际上人群中儿童感染病例可能要高于目前确诊报告的病例数。2003年SARS流行初期推测的R0值为2.2~3.6,隔离后降至0.4 [6,7]。随着我国采取有效的隔离措施,2019-nCoV感染R0值预计会明显降低,后期儿童病例数不会很快增加。根据流行病学史发现本例患儿是由明确的家庭内传播引起的二代病例,为轻症病例。深圳报道1例10岁无症状感染的儿童病例也是来自家庭聚集病例[7]。这初步提示家庭内密切接触是儿童获得2019-nCoV感染主要方式,与以往儿童感染SARS和MERS冠状病毒的主要传播模式相似[3,4]。国内外文献报道的儿童SARS和MERS重症肺炎少见,除报道2例有基础疾病的儿童发生院内MERS感染后死亡,无其他死亡报道[3,4]。综上看来,儿童重症2019-nCoV感染病例不会多。虽然儿童表现轻症感染,但在临床病愈后依然存在病毒持续排泄,因此,不能忽视对轻症以及无症状感染者的管理,以免成为社区感染的传播源。目前对于儿童2019-nCoV感染的认识很有限,由于对于轻症病例和密切接触者未开展全面的病毒学检测,儿童报告的病例数存在低估。今后需要开展更为深入的研究,充分认识有关儿童2019-nCoV感染的流行病学和临床特征。

参考文献(略)

来自: 中华儿科杂志
我有话说......